后瞻式翻译豆瓣

科幻大片《沙丘》上映,市民刘女士特意选了一家电影院“星幕厅”前去体验。电影开场前,头顶闪烁的“星光”的确让她充满向往:“眼前是沙漠,头顶是星空,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然而电影开场,灯光暗下来,影厅墙壁和天花板上的“星空”依然频频闪烁,观影过程颇受影响。而且因坡度、座椅设计,前排观众会遮挡她的视线,全程只好挺直腰板伸长脖子,156分钟的电影结束只觉腰酸背痛:“与其装修天花板,不如好好设计改造影院座椅。”

目前,全国电影银幕已超8万块,连续多年居世界之一。为吸引更多观众走进影院,不少影院在“沉浸感”上做文章,还有影院宣布将和游戏公司合作打造“全感知沉浸式影院”。

然而就在“元宇宙”概念宣称将“颠覆”电影院观影模式时,目前正在上映的《沙丘》《007:无暇赴死》等进口大片,被诟病的依然是“伪3D”的老问题,观众们想要的仍是传统的2D电影。

升级观影体验,电影院该何去何从?

观众在“沉浸式”影厅中睡着了

市民蒙克去看正在上映的进口大片《沙丘》和《007:无暇赴死》前先在网上看了评价,大多数人推崇2D版,“有条件的话,看2DIMAX;再有条件,就看激光IMAX2D”。而他自己观看后的感受同样如此:《007:无暇赴死》他看的是2DIMAX版,画面明亮,动作场面连贯;而3D版的《沙丘》画面十分昏暗,原以为“铺天盖地黄沙”的沉浸感完全没有,“只有字幕悬浮在画面之上”。两部电影也因“伪3D”问题在网上备受争议。

记者走访发现,大多数观众对电影院的各类“沉浸式”尝试并不乐意接受。此前不少电影院曾尝试4D影厅,蒙克曾在这样的影厅观看《寻梦环游记》,片中“名场面”金黄色花朵盛开铺满道路时,影院现场会弥漫花香。“感受很不好,那味道一闻就是人工合成的。”蒙克认为这种气味营造没有意义:“开花的时候有香味,那吃饭的时候要不要做出饭菜味?味道一阵一阵的,何谈沉浸感?”

市民何女士坦言会避开所有的4D影厅:“之前在徐家汇一家电影院看重映的《泰坦尼克号》,主角吐口水的场景时忽然有水从前排喷出来,正好喷进我眼睛里。后面主角落水,影厅开始落下大量泡泡。这些对‘沉浸’进入一部电影反而是干扰。”

观众认为目前与其增加噱头,不如改善影院体验

在不少观众看来,目前多数影院所谓的“沉浸式”观影,噱头远大于实际体验。此前市民廖先生在浦东一家电影院观看《刺客聂隐娘》,影院提出了“旷野观影”的概念,现场沙发椅可以调平,加之电影本身大量采取长镜头和自然景观,的确有种“躺在旷野远远看一个故事”的感觉。然而电影还未过半,“可能是观影姿势太舒服了,影厅里鼾声四起,大半观众睡着了。”

对于一些看起来由技术升级带来的新奇观影体验,不少市民仍感到失望。《神奇女侠1984》上映时,市民加蓓购买一家影院的Screen X厅,即影厅将银幕扩展至左右两侧墙面,电影画面可投放到影厅三面空间。然而这次观看并未带来好的效果。“墙面投影与银幕还是有视觉落差,双侧亮度偏低,图像还会畸变。”加蓓说,除此之外,因为分心观看两侧延伸的内容,反而错过正前方银幕的剧情。

和大多数所谓的“沉浸式”影厅一样,Screen X厅的票价比普通厅票价高出约1/5,许多观众表示“在可接受范围”,但“目前来看这些特殊影厅没有带来更好的沉浸感”。

“沉浸感”需要设备与内容融合

各类“沉浸式”影厅折戟沉沙,是观众不愿接受新的观影方式?

在世博会博物馆播放的《世博奇妙之旅》,伴随着三幅巨屏画面中星际穿越场景,影院座椅会随之转动,镜头里飞船贴水而过,前方便有水雾喷来——这种“沉浸式”观感依赖于视角包围的多幕联映、360度的全景环绕声场以及定制设计的特效座椅,配合影片内容营造观影感受。市民李先生曾在上海消防博物馆体验过一次全新的观影感受:“坐上座位得系安全带”。原来,随着电影中摩托车风驰电掣,整个座位会斜到几近贴地的程度。还有不少市民对世博会时多个场馆的视听体验念念不忘,市民黎先生至今记得当年石油馆里的电影,镜头随着海上钻井塔尖一路下沉至海中,“心都跳到嘴里了”:“十多年前就有那么好的沉浸式感受,发展到现在怎么还在搞‘伪3D’?”

《阿凡达》中悬浮的山非常适合3D表现

“真正给观众带来沉浸感的电影画面,都是‘量身定制’的。”业内人士分析,当年掀起国内首次3D观影热潮的《阿凡达》,就是采用3D摄影机拍摄的,而片中悬浮的山脉、滑翔的生物,都是适合3D影像的表达。而《世博奇妙之旅》以及当年各场馆的影片,内容与设备是紧密结合的,比如椅子旋转的角度、水雾喷射的效果,都是精密计算的结果,“普通影院的4D厅要适应不同的片源,很难达到这样的沉浸式效果。”

相比之下,目前引起争议的几部电影,拍摄之初就没有采用适应“沉浸式”观影的手法。“《007:无暇赴死》除了爆炸场面可以有较好的立体效果,其余快节奏的追逐枪战场面如果用3D只会让人头晕目眩;《沙丘》倒是适合运用更加沉浸式的拍摄手法来营造黄沙漫天的光影效果,但是从导演多次访谈和成品来看,他就是想拍一部剧情片。”

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一直鼓励影院使用先进设备,以提升整体放映质量。“影院做沉浸式改造是为了提升消费者消费体验,同时也要考虑性价比和经营成本。”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影管部主任王立俊曾经参观过一些4D厅,发现对沉浸式体验提升并不高,座椅一直左摇右晃,没有配合影片场景而动,一场电影看下来,往往让人感到头晕。据悉,普通影厅座位成本价约在五六百元,4D厅成本通常翻倍。

但许多业内人士坦言,“先进设备也需要相应的片源配给”。一家影院经理表示,影院花费重金改建了CINITY厅,但去年一年都没有出过相应的片子,只能用来播放普通影片。“现在问题是片源跟不上,有了好设备也没有用武之地。一些年轻人可能喜欢新鲜感,但新鲜感难以持续,资深观众往往不喜欢。”

“元宇宙”给电影院带来“降维打击”?

层出不穷的新技术,都在向电影这一诞生已逾百年的文化娱乐方式发起挑战。

在古宜路上的西岸创意园,记者体验了尚在测试中的VR“剧本杀”《时之歌》。戴上VR眼镜,握住手柄,现实中的会议室消失了,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虚拟的电影院影厅。随后,银幕上开始播放这次“剧本杀”的背景设定,完成角色、场景选择后,记者置身于一艘行驶中的大船上,通过捡拾海螺等方式寻找线索,完成剧本杀里的“搜证”环节。

看到这个画面时,记者戴着VR眼镜坐在会议室

“我们正在做的,是剧本杀里的‘IMAX’。”产品开发方有瞻科技创始人王冲告诉记者,VR“剧本杀”相当于互动剧,影厅里的VR剧本杀体验也是观影的一种,“只不过把原来的被动观影变为参与式的主动观影”。未来,影院将是这些VR“剧本杀”的重要投放空间。

不久之前,华人文化集团公司成员企业UME影城联合综合性线下交互游戏品牌UMEPLAY在上海宣布将打造国内首家“全感知沉浸式影院”。华人文化电影院线、UME电影集团董事长苏佳介绍,全感知沉浸式影院通过真实、虚拟、电影三层空间的递进,让消费者感官逐步沉浸其中,“不是简单地欣赏电影,而是成为主角,在属于自己的虚拟世界中体验一部电影。”

后瞻式翻译豆瓣  第1张

VR技术方兴未艾,“元宇宙”的新概念又来了。这一传说中如同《黑客帝国》《头号玩家》展现的虚拟世界那样的技术,被认为会对电影院带来“降维打击”。

但资深影迷蒙克并不相信技术进步会让电影院消失。“现在的影院其实是社交场所,就像家里有了咖啡机,大家依然会去咖啡馆。就算VR或者‘元宇宙’技术真正实现,影院同样不可替代。”

蒙克的同事最近在电影院看了《关于我妈的一切》,与剧中女儿一角近乎相同的经历,让她在电影院漆黑的环境里哭了一个小时。“一个人在电影院的时间,可以暂时忘记工作忘记子女,不必在乎旁边的陌生人,仅仅释放自己的感情。戏院、电影院提供了这样的空间和功能,无可代替。”

市民方婷是上海“周周有影展”的常客,她最喜欢的是影迷为了同一个爱好聚集在一起的感觉:“每次在大光明看完文艺片,观众们自发鼓掌,影院有让人留恋的地方。”

王立俊很多年前就参观过VR模拟影院,甚至连前排座椅、观众都可以模拟出来,但在他看来,影院还是要“以内容为本质”。

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虽然电影行业已经关注到VR技术和“元宇宙”概念,但“理念大于行动”:“一方面技术尚不成熟,3D技术投入市场十几年,观众仍觉得3D眼镜戴着难受,何况VR眼镜?另一方面电影上下游产业链运行成熟,VR行业初期可能会在 *** 平台尝试‘定制电影’,但真正改变电影院和游戏规则还有待时日。”

未来的影院,重空间还是重内容?

蒙克在选择影院时发现,激光IMAX GT是目前国内IMAX电影观看的更高质量选择,可以由原数字IMAX厅升级改建,但目前上海还没有IMAX GT。

“IMAX GT造价高昂,同样的投资可以造一个很不错的电影院了。”有业内人士透露,大部分影院的场地条件不够,也缺少密集观众群来支撑高昂成本,加之适用的电影不多,难以投入大规模商用。据悉,此前贵阳有一家影院曾引入33米的大银幕,也因利润等原因“暂停营业”。

后瞻式翻译豆瓣  第2张

不同银幕观看《007:无暇赴死》效果

“电影作为一项成熟的文化娱乐项目,本身就有‘沉浸感’。”在蒙克看来,与其改造天花板、让座椅动起来,不如真正关注影迷的切身需求,提升座椅的舒适度,升级银幕、声效设备。“更好的特殊银幕虽然造价高昂,能不能像世博会那样,除了播放电影之外,还能定制一批能显示其特殊价值的短片,作为文旅项目推向市场,吸引外地影迷到上海旅游时体验?”

记者走访发现,不少影迷希望电影院能拓展社交功能和经营项目。此前《兰心大剧院》在上海大光明电影院首映时,主演巩俐到场与观众交流,这让错过这次活动的影迷文斐“痛心疾首”。而电影看完后她心里有很多疑问,交流渠道只有豆瓣网。“为了拓展观众群体,很多剧场会组织剧迷俱乐部,让创作者与观众交流,与周边社区和商业机构联动。”她建议,电影院可以尝试迈出这一步,比如组织观影粉丝团开展电影相关活动,通过视频连线让电影主创可以同时和多个电影院观众在大银幕上交流,“这比过去电影主创们一站一站跑路演效率高多了。这也是电影衍生出来的‘内容’。”

《神奇女侠1984》上映时,主创曾和北京一家影院观众连线,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城市影院可同步观看连线

一直以来,电影院经营内容单一的问题就为业内所担忧,疫情发生后,电影院内餐饮暂停,更让这一经营模式弊端凸显。

目前年轻人中热门的“剧本杀”行业对电影院的空间“虎视眈眈”,不少业内人士希望利用影院空间,将线上视频与线下内容结合:“比如现在的‘剧本杀’对主持人和群众演员的依赖很大,但这些过程通过银幕播放视频效果更好。除了影厅,电影院的休息室、咖啡厅都可以成为‘搜证’的空间。甚至可以有人跟拍,最后‘复盘’环节在银幕上播放,更加直观。”在他们看来,这是在开发影院的“空间价值”,既可以弥补缺少热门影片和观影低谷时间段影院的收益,也能抵御新技术可能带来的“颠覆”。

不过要引入这些新业态,目前还有不少门槛。据介绍,影院建设有其消防和安全方面的技术规范,此外银幕播放的内容也有相应的许可要求。

“电视诞生后,影院不得不开启对影院效果的探索,要有电视上放不了的东西;VR、元宇宙技术来了,影院也必须有所变化。”积极从事电影“跨界”的辰舟 *** CEO袁琼认为,电影院线下核心的社交属性,是VR和“元宇宙”难以代替的。“现在影院的核心优势是空间和内容,观众走入影院是为了看电影,好电影才能让观众真正沉浸其中。不管把内容价值放大化还是把空间价值放大化,在提升沉浸感上都需要更多创新思维。”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简工博

来源:作者:简工博 钟菡 张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