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崇传翻译

继续《重读宋史2》,在上一篇里,后周宰相范质和禁军统帅赵匡胤,作为唯二的当事人,一起接受,并一起隐瞒了周世宗的“临终遗命”,这份遗嘱的内容是,一旦周世宗不幸亡故,将交由故交王著领袖群臣,确保自己和幼子柴宗训之间的皇权过渡,以及在柴宗训长大成人,乃至亲政之前,柴氏天下不至于落入旁人之手。

拟定一份英明、正确的遗嘱固然很重要,但是,选准遗嘱的执行人却更为重要,北宋史学家、政治家司马光将周世宗视为五代时期的之一英主,可惜,周世宗顶多只做对了前一半,却将下半场的主导权错拱手让给了范质和赵匡胤。

范质、赵匡胤各取所需,两人沆瀣一气,共同隐瞒了这份“遗嘱”,其中,范质看起来像是赢家,毕竟,范质最终保住了自己作为宰相以及首席顾命大臣的地位,否则,一旦将周世宗的“临终遗命”公之于众,可以想见的是,“有俊才”的王著必将先取代范质,成为后周群臣之首,国家的行政首脑。

但是,从之后事态的演化和发展来看,貌似“成人(范质)之美”的赵匡胤才是真正的幕后玩家和最终赢家,因为他想觊觎的则是周世宗的江山社稷,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窃国者”。

从表面上看,是赵匡胤成全了范质的宰相梦,对此,范质自然心照不宣,接下来,按照礼尚往来的原则,“拾人牙慧”的范质也有必要对赵匡胤的所作所为行个方便,至少也要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范质就像是人们常说的,自己都被人卖了,还要主动帮人数钱的主儿,而赵匡胤却是喂你一颗糖,就让你心甘情愿被割给他一个肾的主儿,究竟谁更狡诈、贪婪?已不言自明。

那么,问题来了,从959年六月十九日周世宗病逝,到960年正月初四即皇帝位,仅仅六个半月,就将后周天下据为己有,赵匡胤究竟做了些什么?又做对了什么?

这一切,都要从周世宗病逝前后的后周权力格局说起。

上文已经介绍,周世宗临终遗命,准备对中枢机构的宰臣人选做出调整,以确保皇权顺利过渡,并确保之后国家和政权的稳定,但因为他委托的“遗嘱执行人”范质、赵匡胤的隐瞒而未果。

有读者朋友或有疑问,周世宗委托范质无异于与虎谋皮?为什么他不直接召见王著,当面将他封为宰相,这不就万事大吉了吗?显然不可以,这是由当时的朝廷制度决定了的,这一点,暂不展开,留到以后介绍。

除了中枢机构的人事布局,即确立宰臣人选之外,更重要的还是禁军统帅。

周世宗所处的五代时期,有过一句名言,即后晋的一名悍将安重贵所说,“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乎?”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对此,周世宗一定深有体会,毕竟,自己继承的是后周太祖郭威的皇位,郭威就是以禁军统帅的身份,摇身一变而为皇帝的。

Ps:1、赵匡胤陈桥兵变,正是对郭威澶州兵变的一次克隆和翻版,甚至二者发动兵变乃至黄袍加身的地点都选在了同一个地方。2、郭威窃取的是后汉刘氏天下,而后汉高祖刘知远正是赵匡胤之妻宋皇后的外祖父,刘知远女儿永宁公主,就是宋皇后的母亲。

因此,周世宗必须整顿禁军,先拿禁军统帅开刀,后周禁军,即中央正规军,有两大系统,一为殿前司,一为侍卫司,而侍卫司又分为马军司、步军司,赵匡胤建立北宋王朝之后,延续了这一设置,形成了“三衙”: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

上一篇说到,周世宗是在北伐契丹的途中,忽染重病,才被迫为身后之事做准备,而北伐时殿前司统帅,正是殿前都点检张永德,这位张永德是后周太祖郭威的女婿,周世宗是郭威的内侄,两人之于郭威的关系,难分彼此,何况五代时,后晋高祖石敬瑭就是以前朝皇帝女婿的身份得以篡位的,因此,张永德被周世宗视为首要威胁,生前的最后几天,周世宗果断罢去张永德兵权。

石敬瑭是后唐明宗李嗣源女婿,结果,石敬瑭篡位,张永德是后周太祖郭威女婿,所以,张永德也有可能篡位,在一个变动不居的时代,似乎前朝皇帝的女婿一旦掌握兵权,就想做皇帝的逻辑才是恒定的,周世宗或许是受到这一逻辑的影响,才将张永德视为怀疑对象的。

但接替张永德,继任殿前都点检的正是赵匡胤,这才是上天最捉弄人的地方,可见最世间难测的还是人心。

刚才介绍了后周中央军,除了殿前司之外,还有侍卫司,当时,侍卫司更高统帅,即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进是郭威的外甥,郭威临终前,将周世宗托付给李重进,逼李重进宣誓效忠周世宗。

重進年長於世宗,及周祖寢疾,召重進受顧命,令拜世宗,以定君臣之分。

郭崇传翻译  第1张

——《宋史·李重进传》

毫无疑问,一方面,周世宗对李重进多少有些疑虑,因此,将其调离中央,置于淮南,既可以对外防御南唐,另一方面,李重进与符彦卿、李筠、郭崇作为地方实力派的代表,又可以对内牵制驻守都城的中央禁军,实现内、外相维,确保国家长治久安。

郭崇传翻译  第2张

和李重进一样,符彦卿也是外戚,他的两个女儿先后嫁给周世宗,宣懿皇后先一年去世,969年6月9日,周世宗再立其妹为皇后,十天后,即6月19日,周世宗病逝。

继宣懿皇后之后,周世宗再次仓促立符彦卿之女为皇后,其政治目的十分明显,就是希望借这一层关系笼络住岳父符彦卿,希望符彦卿在自己死后,能以外戚的身份,捍卫柴氏天下。

当然,和李重进一样,符彦卿、李筠、郭崇坐镇河北、山西,首要任务,还在于防御契丹和北汉,其中,李筠、郭崇一起随郭威起兵入汴,属于后周王朝的“创业功臣”。

韩通、李筠、李重进一起被列入《宋史·周三臣传》,之所以被称为“周三臣”,显然是因为三人选择了“效忠”于后周,而拒绝臣服于赵匡胤,其中,韩通是李重进的副手,即侍卫马步军司副都指挥使,而留守汴京。

赵匡胤要想篡位,就必须搞定中央军的主要将领,以及对地方上对都城构成直接和更大威胁的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

史称,符彦卿“善用兵”,堪称五代名将。所谓天雄军,即唐末河朔三镇中的魏博,既是抵御契丹南下的重镇,又可以南渡黄河,直接威胁汴京,五代时期,共有十四位皇帝中,其中,周世宗之子因为年幼,毫无统治能力,而其他的十三位皇帝中,有六位都是从魏博/天雄军节度使的位置上起家的,由此可见符彦卿及其控制下的天雄军,可谓举足轻重。

正如周世宗想借联姻,拉拢地方实力派符彦卿一样,赵匡胤也照方抓药,安排其弟赵匡义,即后来的宋太宗迅速娶符彦卿第六女,而且,赵匡义与符彦卿联姻,正是发生在周世宗在位后期,或许因为这层关系,才让周世宗对赵匡胤兄弟多了一重信任,并于病逝前十天,以赵匡胤取代张永德为殿前都点检,并误将托孤重任付与赵匡胤。

通过弟弟娶符彦卿女,赵匡胤一举解除了地方军阀符彦卿的潜在威胁,转而,可以腾出手来,调整中央军,而这一切,都需要获得群臣之首范质的默许,但因为有赵匡胤伙同范质隐瞒周世宗的“临终遗命”在先,作为酬傭,范质再也无法理直气壮地拒绝赵匡胤的予取予求。

作为殿前司统帅,赵匡胤火线提拔慕容延钊为殿前副都点检,同时,以石守信为都指挥使、王审琦为都虞侯,全面、彻底地掌控了殿前司,其中,王审琦、石守信是以赵匡胤为首的“义社十兄弟”之一,是赵匡胤故交,对于慕容延钊,赵匡胤则“兄事之”,也可以视为结义兄弟。

但对于侍卫司,赵匡胤就没有这么顺利,之一,李重进既是外戚,身份特殊,又战功、声望卓著,但毕竟,身在淮南,远离都城,暂时还威胁不到赵匡胤的“建国大业”,其副手韩通同样难以降服,但赵匡胤却将原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升为都虞侯,然后安排高怀德接任韩令坤为马军度指挥使,张令铎为步军都指挥使,从而,将韩通彻底架空。

韩令坤、高怀德、张令铎三人都和赵匡胤关系密切,一年后,高怀德、张令铎都做了赵匡胤的妹夫,如此一来,赵匡胤就彻底掌握了整个禁军系统,即驻守京城的中央军主力,在赵匡胤密谋篡位的整个过程中,以范质为首的文官系统,则因为范质个人的心虚,而对赵匡胤的所作所为听之任之。

既然手握整个中央军系统,再加上更具实力的地方派符彦卿的加持,赵匡胤真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接下来,赵匡胤该向谁“借东风”呢?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