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代王夫人作翻译

每天诗词猎奇,关注读书狗子!

两宋是中国历史上最繁华的朝代之一,但也是历史上最悲惨的朝代之一。北宋被金人攻破国都,靖康之乱被掠走无数财物,掳走无数妇女。而南宋偏安江南,最终还是免不了被蒙古所灭,蒙古人攻破临安后同样劫掠无数,皇室公主、嫔妃乃至民间女子都被俘虏北上。

在靖康之乱后,被金人俘虏北上的很多女子都在途中以词抒愤,有蒋兴祖女“渐近燕山,回首乡关归路难”的家国悲痛、也有雁峰刘氏“我生于何处,死亦魂归”的凄惨飘零。而在蒙古人俘虏南宋女子北上时,同样有许多人写下了悲戚之词。

下面这首《满江红》便是其中之一,词人是南宋度宗皇帝的嫔妃王清惠:

满江红

南宋·王清惠

满江红·代王夫人作翻译  第1张

太液芙蓉,浑不似、旧时颜色。曾记得、春风雨露,玉楼金阙。名播兰馨妃后里,晕潮莲脸君王侧。忽一声、鼙鼓揭天来,繁华歇。

龙虎散,风云灭。千古恨,凭谁说。对山河百二,泪盈襟血。驿馆夜惊尘土梦,宫车晓碾关山月。问嫦娥、于我肯从容,同圆缺?

这首词是王清惠被元兵俘虏北上途中驿馆所作。上阕所写回忆昔日的繁华和欢乐时光,美好而眷恋。而结尾处则蓦然“鼙鼓揭天来,繁华歇”,一切烟消云散。下阕便承接于此,写今日大势已去、国破家亡。一句“对山河百二,泪盈襟血”直抒胸臆,字字如泣血。紧接着两句则描述被俘北上的悲苦。结尾则词风一转,写出一种向往天上月宫与仙子为伴的清净生活。

王清惠虽是女子,但颇有眼界,尤其下阕几句悲壮慷慨、纵横议论,如血泪之笔,一派忠烈之气。这首词被时人抄录传诵各地,深受人们赞赏。但结尾一句“问嫦娥、于我肯从容,同圆缺?”则因有些消极低沉而被不少词家所批评,譬如著名的爱国文人、民族英雄文天祥便感叹其结尾说:“夫人于此处少商量矣”。同时文天祥还自己执笔,以王清惠的口吻仿写一首《满江红》:

满江红·代王夫人作

南宋·文天祥

试问琵琶,胡沙外、怎生风色。最苦是、姚黄一朵,移根仙阙。王母欢阑琼宴罢,仙人泪满金盘侧。听行宫、半夜雨淋铃,声声歇。

彩云散,香尘灭。铜驼恨,那堪说。想男儿慷慨,嚼穿龈血。回首昭阳离落日,伤心铜雀迎秋月。算妾身、不愿似天家,金瓯缺。

文天祥认为王清惠原词结尾一句“问嫦娥、于我肯从容,同圆缺”消极低沉颇有侥幸偷生之意。而大家也都知道文天祥是刚烈之人,若是被俘,除死无他想。因而文天祥这首词的结尾便以“算妾身、不愿似天家,金瓯缺”则表达出慷慨激昂的决绝之意。看似是以王清惠的口吻改词,实则是文天祥自己一片丹心的写照!

不止于此,文天祥还以王清惠词的韵写了一首和韵的《满江红》:

满江红·和王夫人满江红韵,以庶几后山妾薄命之意

南宋·文天祥

燕子楼中,又捱过、几番秋色。相思处、青年如梦,乘鸾仙阙。肌玉暗消衣带缓,泪珠斜透花钿侧。最无端、蕉影上窗纱,青灯歇。

曲池合,高台灭。人间事,何堪说。向南阳阡上,满襟有血。世态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笑乐昌、一段好风流,菱花缺。

满江红·代王夫人作翻译  第2张

这首《满江红》则是文天祥以美人自喻,表达自己对国家的忠贞不渝。一句“世态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语虽婉曲,但词意铿锵,将其精忠不二如皓月的情操表现地淋漓尽致!后世评价文天祥的诗词说:气冲斗牛,无一毫萎靡之色!从这两首《满江红》便可看出。

王清惠的词真实感人、文天祥的词热情激励,同样都是当时佳作。可惜国家不幸、词人亦不幸,这千般遗恨,唯有以词相托了!

每天诗词猎奇,关注读书狗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