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弥陶牧西接昭丘翻译

一、古当阳县的设置

当阳古属权国。《当阳县志》(清朝康熙版)记述:“权国在《禹贡》荆山南二百余里,东界郧(近临京山之境),西界夷陵,南界罗(枝江、松滋、江陵),北界卢(今南漳、远安)。”其版土大体上以今当阳为主,包括荆门、钟祥一部分及其附近的一些地方。[在《后汉书、地理志》杜预(杜甫十三代祖,西晋初封当阳侯)注中说:当阳“县东南有权城”。]它作为权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前后达四百年之久(约公元前1076年-公元前676年)。公元前八世纪初,楚武王实施战略扩张,首先出兵攻占了权国[据史记“周惠王元年(公元前676年)楚武王克权”],使之成为楚国领地。楚得以沮漳河流域资源富庶的权国后,使楚国迅速强大腾飞起来,由沮漳而得江汉,又由江汉而席卷半个中国。而此时北方大国秦国的野心更大,志在统一中国,并开始击战各国。在秦国攻打陈国时,楚昭王带兵前去营救,但他在途中生病,临终前留言“江汉沮漳,楚之望也”。意楚国要保住江汉沮漳水域才能兴旺。昭王死后,军士们将他拉回沮漳河汇合地的地方(笔者认为是原权国的都城地)安葬。后人称墓地(王陵)为“昭丘”(今当阳河溶观基寺一带)。战国后期秦国终于统一了中国(公元前221年)。并在这里设置了当阳县。

北弥陶牧西接昭丘翻译  第1张

二、王粲到当阳

王粲(公元177——217年)字仲宣,东汉末年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县西南)人。出生于豪门贵族世家(其祖父王龚、祖父王畅、父亲王谦都是东汉公爵,均为大学士)。少年时已是京城洛阳的名人。公元189年,董卓立9岁的陈留王刘协做皇帝,时任丞相的董卓已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使丞。汉南帝初平三年4月(公元192年),董卓被吕布所杀。董卓部将李傕、郭汜攻占长安,王粲南下荆州刘表处避难。到荆州的王粲因“其貌不扬”,一直不被刘表重用,而时间长达约16年。时建安年(公元196—208年)间,王粲的文学造诣已称“建安七子之首”(建安七子为:王粲、孔融、陈琳、徐干、阮禹、应玚、刘桢7人)。这一时期的诗赋代表作有:七哀诗、初征、登楼、槐赋、征思等大作。建安元年(公元196年)东汉献帝走投无路时,曹操力挺汉献帝改国号为建安,而此时的曹操已是雄兵在握“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曹操兴兵统一了北方。此时的王粲看到曹操将统一全国的希望,他一面游说刘表与其子刘琮不要与曹操对抗,保一方百姓平安,促中国统一;自己也轻松的由荆州下长江,经沮漳河到当阳游玩。到当阳后,当他登上当阳县城楼时,他极目远眺,感慨万千,十几年藏在心中的郁闷全部烟销云散,提笔写下了千古名篇《登楼赋》。

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兮,实显敞而寡仇。挟清漳以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丘。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纷浊以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

惟日月之逾迈兮,侯河清其未极。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骋力。惧匏瓜之徒悬兮,畏井渫之莫食。步栖迟以徒倚兮,白日忽其将匿。风萧瑟而并兴兮,天惨惨而无色。兽狂顾以求群兮,鸟相鸣而举冀。原野阒其无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凄怆以感发兮,意忉怛而惨侧。循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夜参半而不寐兮,怅盘桓以反侧。

北弥陶牧西接昭丘翻译  第2张

王粲的《登楼赋》一文,气势磅礴大度,一气呵成。文中表述了美丽的当阳风光;抒发了自己郁闷多年的心情;希望中国统一,民众安康之情。很快事情如偿以愿。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率军南下,攻打荆州(刘表已死)刘表之子刘琮在王粲的劝说下降曹。时年31岁的王粲被曹操命为丞相的僚属,赐他以“关内侯”的爵位。后来被晋升为军谋祭酒。为建立魏国兴立章典制度献策。40岁病逝。

三、当阳县城的位置

王粲到当阳的时间虽短,但他的一首《登楼赋》中,确暗藏了东汉年间当阳县县城的位置。

《登楼赋》共分三段,其中之一段是在当阳城楼上观当阳所叙眼能观的物貌,并抒发了自己的感叹。“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意如此美丽富饶之地并不是自己的家乡,我也只能来到这里稍作停留。赋首两句。意自己心情畅达时,登全国难得有与此楼相比的当阳城楼时,心中是最豁然开朗的时刻。在城楼上远望,当阳城“挟清漳以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丘。”由此几句,完全勾出当阳城的地势位置。漳水源于南漳县西南之蓬莱洞;沮水源于保康县西南。二水合浦于当阳河溶两河口,即称“沮漳河”,经江陵县西入长江。因当阳城旁是弯曲的沮水流系,这里就是当阳古城的位置——当阳坝陵办事处群益村挖宝山。漳河水系流经照耀村二组曾家陡山旋流经群华村,群益村(后沙积成滩地平原形成的村落,其中形成一大湖地为宋家湖);沮河水流系经九子山、黄林岗、荣耀村到群益村时,因漳沮水流的长期冲刷,在挖宝山始,形成了数十里的长堤洲(曾家陡山与荣耀村是鄂西山地的尾部)。王粲到当阳城后的数十年间后,因沮漳水系发生了特大洪水,当阳古城被毁于一旦。因此后人在这一带经常挖到宝藏,挖宝山的地名也因此而来。《登楼赋》第四句“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很容易根据当阳城的地貌理解为:背指后面北为鄂西山地的延伸段下面是广阔的平地,前面沮漳水水域形成的沼泽低湿之地。这也正是挖宝山地理位置的特点。而第五句却让人匪益所思而不得其解?“北弥陶牧,西接昭丘。”“北弥陶牧”是王粲站在当阳城楼望去,隐约可见当阳许由山(坝陵群力村),因河南登封县有座许由山,离王粲的家乡很近了(许由即皋陶),这也是作者思乡的借抒。

当阳城的方位上只有“西接昭丘”半句,是方位的颠倒,应是“南接昭丘”才对。是当时抄赋的人抄错?还是其它地方文人改过?现未知。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把人们的视角转向了另外的一个位置。现只能理解为王粲到当阳时,漳水、沮水的流经水域发生了巨大的变迁。漳水、沮水的汇集口在当阳河溶的郭场村以下(此文另考)。2016年7月,湖北省文物专家到当阳,初步考证:当阳河溶观基寺村昭丘墓无法确定是楚昭王陵墓。如果是这样,王粲写赋所见的昭丘墓应在慈化五台至挖宝山之间了。而第六句“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说明的是王粲到当阳看到物种生长中的时间,因小米、玉米生长的成熟时间在每年的5—6月间。因此指证王粲到当阳城写《登楼赋》的时间是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的5—6月间。

从王粲在当阳城楼写《登楼赋》后,后人将当阳楼改称“仲宣楼”,以至后人以仲宣泛指当阳。(来源:彭三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