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议教子的翻译

今年8月26日,是陈毅元帅诞辰120周年纪念日,缅怀,致敬!

一代儒将陈毅元帅,不但是战功赫赫的开国元勋、叱咤风云的外交家、才情勃发的诗人,而且还是一位严于家教的模范父亲。陈毅与张茜育有3子1女,3个儿子都是根据其出生地取名的。长子陈昊苏,1942年3月生于新四军在苏北根据地;二子陈丹淮,1943年9月降生于淮南黄花塘;幼子陈小鲁,1946年诞生于山东解放区。因为陈毅早就想要个女儿,但直到1951年9月小女儿才降生,所以为姗姗来迟的小女取名陈姗姗。陈毅在给子女的信中说“我作为父亲,总是希望你们四个能成为有学问有品德的人,这点心事,老放不下去。”陈毅为儿女的教育问题花了许多心血,几个子女也未辜负父亲的教诲,都成长为对国家社会有用的人才。长子陈昊苏先后当选为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副市长、广播电影电视部副部长、对外友协会长等。他还是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次子陈丹淮, *** 陆军少将。三子陈小鲁,曾任 *** 第39军244团政治处主任。女儿陈姗姗,中国驻联合国公使衔参赞、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大使夫人。

应知重理想,更为世界谋

陈毅在一首《示儿女》诗中说“应知重理想,更为世界谋。”还语重心长地向孩子们指出:“读书没有理想是空的,花盆难载万年松。”

1963年,陈昊苏在中国科技大学入了党,陈毅获悉后,心里非常高兴。这年8月19日到23日,他在繁忙的国务活动之中,抽出时间专门找昊苏作了四次长时间的谈话。陈毅同儿子促膝长谈,介绍了自己的家庭的历史,谈了自己如何找到党和如何确立共产主义理想的过程,又讲了艰苦岁月里,有些人经受不起考验离开了革命队伍……最后,陈毅对儿子说:“你能得到组织批准入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说明你政治上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入党后,下决心坚决干到底,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革命的转折关头。所以,你现在要多学点马列主义毛主席著作,站稳立场,经受住考验。”

陈毅的一言一行给子女们以深刻的教育。他们经常回忆建国初的一件事:当时陈昊苏他们的外公从武汉到上海看望女儿、女婿,在陈家住了一阵子,那时国家还是供给制,干部的生活费由公家负担。陈毅考虑到岳父长住在家里影响不好,便动员他早点回去。老人家开始不理解,认为女婿是上海市的市长、野战军的司令员,自己在上海多住几天又有啥关系。陈毅恳切地对岳父说:“ *** 与 *** 不同。 *** 时,谁当了大官,亲戚朋友找上门来,都可以当官,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我们是 *** ,职位越高,越要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只有这样,人民才能拥护我们,国家才能兴旺。”一席话,把岳父说得连连点头,不久他就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这件事使陈毅的子女们对 *** 为人民谋利益的这一宗旨,认识得更清楚了。

陈议教子的翻译  第1张

汝是无产者,勤俭是吾宗

陈毅的生活非常简朴。1963年春天,陈毅的母亲不幸去世,陈毅处在极度悲痛之中,但因公务活动,不能回家乡奔丧,于是便给大哥孟熙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已遵嘱寄600元作母亲后事料理费,又每月寄60元给父亲作开销。全国仍在克服困难中,希本此精神不要再省方补贴,至要至要。否则,蒙格外照顾,于心不安,且难逃‘五反’。希大哥、三弟、三姐、漱秋不要怪我。我一生都想努力克己、守纪律、不愿累公家,此是实言语也。”

陈毅当时身为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全家人住在 *** 的几间普通平房里。一个很小的套间,是他的办公室兼卧室。他平时衣着朴素,除了外事活动和开会之外,夏天总是一身旧布衣,冬天是一身咖啡灯芯绒罩衣,袖口处还打着补丁。

陈毅要求孩子们从小养成勤俭朴素的生活作风。他家几个孩子的衣服总是大的穿了小的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老三小鲁岁数虽小,可是个子长得快,衣服轮到他穿时,往往不仅破旧,而且显得很不合身。有次,小鲁用手摸着盖不住腿肚子的裤子跟陈毅的秘书说:“叔叔,我就穿这么短的衣服过年吗?”孩子们平时上学和普通孩子一样,即使是风雪交加的数九寒冬,也都是骑自行车去学校从未乘坐陈毅使用的小汽车。有一年,京城青年盛行滑冰,孩子们吵着要买滑冰鞋,陈毅给陈昊苏写信说:“冰鞋你兄弟三人可以各买一双。姗姗还小,明年再买。”同时他告诫子女:“勿学纨绔儿,变成 *** 聋。少年当切戒,阿飞客里空。”

陈议教子的翻译  第2张

生命世代续,知识无尽头

1961年夏天,陈丹淮高中毕业,不久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丹淮临行时,陈毅曾写下著名的《示丹淮,并告昊苏、小鲁、小姗》一诗,赠送给孩子们。诗前有序:“1961年7月,小丹远行就学,余适因公南行,匆匆言别,不及细谈。写诗送行,情见于此,不尽依依。望牢牢紧记,并告诸儿女。”诗中写道:“深夜拂纸笔,灯下细沉吟。再写几行诗,略表父子情。”“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应精通。身体要健康,品德重谦恭。工作与学习,善始而善终。”

“应知学问难,在乎点滴勤。尤其难上难,锻炼品德纯。”“生命世代续,知识无尽头。科学重实际,理论启新猷。”“接班望汝等,及早作划筹。天地早有情,少年莫浪投。”字里行间,透出了陈毅的殷殷期盼之情。

陈毅教育子女,还注意讲究 *** 。有次,他给小鲁讲解 *** 的《沁园春·咏雪》,边传授知识,边灌输道理。他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贯穿着一条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就是毛主席说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你要牢记这一点哟,长大了要老老实实地为人民服务。”

当孩子们对父亲的严格要求有怨言时,陈毅往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在给丹淮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责备你严,比宽待好处多,不从严格出发,就什么事也办不好,反之一切从宽大、谅解,自己为自己辨护出发,结果害处太多。古人常云:火性烈,死于火者极少;水性柔,死于水者比比皆是。汝应深知此理。”

“不要空言不实事,不要近视无远谋。”这是陈毅元帅宝贵的教子经。

腹有诗书气自华

陈昊苏,陈毅元帅的长子,1942年出生在苏北阜宁。41岁才当上父亲的陈毅,喜不自禁,饱读诗书的他对妻子张茜说:“太阳一定会驱散亡国的黑暗的,我们就叫昊苏吧!昊者大也,苏者春也。”

陈昊苏小时候,见到父亲的机会很少,但在他的记忆里,他的童年却是非常快乐的,很多瞌睡或饥饿的夜晚,妈妈都会给他和弟弟读父亲的诗词,“天将晓,队员醒来早。露侵衣被夏犹寒,树间唧唧鸣知了。满身沾野草。”

受父亲的影响,陈昊苏也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写诗了。1949年,陈毅出任上海市长,7岁的陈昊苏为他创作了一首诗:“嘻嘻哈哈笑呵呵,快快活活扭秧歌,妈妈身体很健康,爸爸前方打胜仗。打垮了反动派,一家大小团圆过,你说快乐不快乐?”收到儿子寄来的这封特别的信,陈毅别提有多高兴了。他鼓励儿子要多读书、写诗,因为诗人会永远保持一颗乐观向上的心,日子再艰苦难熬都能昂首挺胸。

1954年,离任上海市长,举家搬到北京后,陈毅在家里搞了两间书房。一间放成套的书,比如《二十四史》、《马恩列斯全集》,这间书房是他的个人空间,不允许孩子们进入;另一间书房放小说、诗歌,孩子们,甚至他们的小伙伴,都可以随时进去自由翻阅。陈毅对孩子们很宽松,从不要求他们要读多少书、读什么书,但每天都要读书、写作的他,却让几个孩子尤其是陈昊苏爱上了读书、写作。

陈毅夫妇都很节俭,4个孩子的衣服都是缝缝补补轮流着穿,但给孩子们买书他们却很大方。陈昊苏说:“从小我们写作文就比其他同学要好一点,包括立意呀、结构呀都很独特。

1958年,陈昊苏16岁生日时,陈毅思考了许久,最后郑重地把一套《 *** 选集》作为生日礼物赠送给他。陈毅在《选集》的扉页上题词:“读毛主席著作,要学习他的高尚品格,他的敏锐思想,他的艰苦作风和他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伟大精神。”

陈昊苏说,父亲在世时,和孩子们谈论得最多的便是古今诗词,并常以“腹有诗书气自华”来教育他们。

陈昊苏还记得,1972年1月,父亲去世后,已被查出患有肺癌的母亲开始整理陈毅的诗词,他才发现父亲的诗词手稿竟有几大箱!正如郭洙若所言:“一柱南天百战身,将军本色是诗人。”陈毅一直在用一个诗人的情怀,爱着这个国家和他的亲人。要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对子孙后代都有怎样的期望和爱,在他的诗词里都能找到答案。

少年当切戒,阿飞壳里空

陈毅常对干部说:“干部亲属的言行,在群众中有很强的说服力。”他的父母提出回老家生活后,他“约法三章”:一、把两位老人直接送到妹妹家,不要惊动省委;二、找普通民房住,不得向机关要房子;三、安家事宜自行解决。陈毅还十分重视对子女的教育,曾在一首示儿诗中写道:“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应精通。勿学纨绔儿,变成百痴聋。少年当切戒,阿飞壳里空。”他谆谆告诫子女要有为全人类谋幸福的远大理想,莫要当纨绔子弟,“浪荡”一生。

在父母的教育和影响下,陈毅的子女都很严格要求自己。三儿子陈小鲁与粟裕的女儿结婚时,正好是夏天,桌上仅放着一个大西瓜,简朴的“西瓜宴”就成了“婚宴”。良好的家风不仅成为子女们终生的骄傲,也使他们终生获益。(陈美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