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万章上+翻译

10.4尊者赐之

10.4[原文]

万章问曰:“敢问交际何心也①?”

孟子曰:“恭也②。”

曰:“却之却之为不恭,何哉③?”

曰:“尊者赐之,曰其所取之者义乎不义乎而后受之,以是为不恭,故弗却也④。”

曰:“请无以辞却之,以心却之,曰其取诸民之不义也,而以他辞无受不可乎⑤?”

曰:“其交也以道,其接也以礼,斯孔子受之矣⑥。”

万章曰:“今有御人于国门之外者,其交也以道,其馈也以礼,斯可受御与⑦?”

曰:“不可。《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不譈’,是不待教而诛者也⑧。殷受夏,周受殷,所不辞也于今为烈,如之何其受之⑨!”

曰:“今之诸侯取之于民也犹御也,苟善其礼际矣斯君子受之,敢问何说也⑩?”

曰:“子以为有王者作,将比今之诸侯而诛之乎,其教之不改而后诛之乎⑪?夫谓非其有而取之者盗也,充类至义之尽也⑫。孔子之仕于鲁也,鲁人猎较孔子亦猎较:猎较犹可,而况受其赐乎⑬!”

曰:“然则孔子之仕也非事道与⑭?”

曰:“事道也。”

“事道奚猎较也⑮?”

曰:“孔子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⑯。”

孟子万章上+翻译  第1张

曰:“奚不去也⑰?”

曰:“为之兆也,兆足以行矣而不行而后去,是以未尝有所终三年淹也⑱。孔子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也⑲。于季桓子见行可之仕也,于卫灵公际可之仕也,于卫孝公公养之仕也⑳。”

10.4[通释]

万章问:“冒昧地问什么心态与人交往?”

孟子说:“是恭敬。”

万章说:“拒绝又拒绝就是不恭敬,为什么呢?”

孟子说:“地位高的人赏赐东西,心里说他拿到手的东西是合道义呢还是不合道义呢然后再接受它,这就是不恭敬,所以不要拒绝。”

万章说:“请不要嘴上直接表示拒绝,在心里拒绝他,心里说他从民众手里拿来不合道义,而用别的理由不接受不行吗?”

孟子说:“他按道义结交,他按礼法来往,这孔子就接受赐予。”

万章说:“比方说现在有个在城门外抢劫别人财物的人,他按道义结交我,按礼法馈赠我,这就可以接受他抢劫的财物吗?”

孟子说:“不可以接受。《康诰》说‘为了财物杀过往的人,冒然妄为不怕犯死罪,民众们对这样的人没有不痛恨的’,这样的人是没必要教育就该杀的人。殷沿袭了夏代的规矩,周沿袭了殷代的规矩,不拒绝赏赐的现象在当下表现严重,为什么还要接受这样的赏赐呢!”

万章说:“现在的诸侯向民众搜刮财物就跟在城外抢劫似的,如果看好他符合礼仪形式的赏赐君子就接受,请问这怎么说?”

孟子说:“您认为出现圣明的天子执掌天下会对现在的诸侯一律地诛杀呢,还是教育后仍不悔改的才诛杀呢?那种说不是自己的东西却取它来就是强盗是扩展一类事物得出结论的极端思维。孔子在鲁国做官,鲁国的士角逐抢夺猎物孔子也角逐抢夺猎物:角逐抢夺猎物尚且可以,何况接受那些赏赐呢!”

万章说:“那么孔子出来做官不推行合于礼的风尚吗?”

孟子说:“推行合于礼的风尚。”

万章说:“推行合于礼的风尚为什么还角逐抢夺猎物?”

孟子说:“孔子先用条文规定使祭祀用的祭物确定下来,不把四方食物当祭物纳入条文规定中来。”

万章说:“孔子为什么不离开呢?”

孟子说:“他是为了看看发展趋势,发展趋势足可以实行如果实行不了然后再离开,所以没有出现他滞留一个国家满三年的情况。孔子有的是见到可以推行自己主张出来做官,有的是见到可以受到礼遇出来做官,有的是见到国家供养贤人出来做官。在季桓子主政的鲁国是见到可以推行主张出来做官,在卫灵公当政的卫国是见到可以受到礼遇出来做官,在卫孝公当政的卫国是见到国家养贤出来做官。”

10.4[注释]

①敢问交际何心也:冒昧地问什么心态与人交往。交,交往。际,彼此之间,即“与人”。何心,什么心态。

②恭也:是恭敬。判断句。

③却之却之为不恭,何哉:拒绝又拒绝就是不恭敬,为什么呢。却,推辞,拒绝。之,代词,指拒绝的事物。

④尊者赐之,曰其所取之者义乎不义乎而后受之,以是为不恭,故弗却也:地位高的人赏赐东西,心里说他拿到手的东西是合道义呢还是不合道义呢然后再接受它,这就是不恭敬,所以不要拒绝。尊者,地位高的人。曰,心里说。所取之者,他拿到手的东西。以是为,把这看作,这就是。

⑤请无以辞却之,以心却之,曰其取诸民之不义也,而以他辞无受不可乎:请不要嘴上直接表示拒绝,在心里拒绝他,心里说他从民众手里拿来不合道义,就用别的理由不接受不行吗。无以,不要。辞,言辞,嘴上直接表示出来。其,他,指尊者。诸,之于(之,它;于,从)。第三个“之”,放在“其取诸民”与“不义”这个主谓短语之间,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而,就。他辞,别的理由。无受,不接受。

⑥其交也以道,其接也以礼,斯孔子受之矣:他按道义结交,他按礼法来往,这孔子就接受赐予。其,不确指代词,兼有语气副词的特点。接,待,交往,来往。以,按。斯,代词兼副词,这就。

⑦今有御人于国门之外者,其交也以道,其馈也以礼,斯可受御与:假如现在有个在城门外抢劫财物的人,他按道义结交我,按礼法馈赠我,这就可以接受他抢劫的财物吗。今,比方说现在,设事说理。御人,抢劫别人财物。国门,城门。者,……的人。第二个“御”,抢劫到的财物。

⑧《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不譈,是不待教而诛者也:《康诰》说为了财物杀过往的人,冒然妄为不怕犯死罪,民众们对这样的人没有不痛恨的,这样的人是没必要教育就该处死的人。越人,过往之人,路过的人。越,经过,过往。于,介词,为了。闵,同“暋”,冒,冒然妄为,冒险妄为。畏,怕。死,犯死罪。罔不,没有不。譈,音duì,痛恨。不待教,不必等待教育,没必要教育等他改好。而,相当于“就”。诛,该杀,该处死。

⑨殷受夏,周受殷,所不辞也于今为烈,如之何其受之:殷沿袭了夏代的规矩,周沿袭了殷代的现矩,不拒绝赏赐的现象在当下表现严重,为什么还要接受这样的赏赐呢。前两个“受”,接受,沿袭。所不辞,不拒绝的赏赐。于今,在当下。如之何,凭什么。之,指抢劫得到的财物。烈,程度严重。

⑩今之诸侯取之于民也犹御也,苟善其礼际矣斯君子受之,敢问何说也:现在的诸侯向民众搜刮财物就跟在城外抢劫似的,如果看好他符合礼仪形式的赏赐君子就接受它,请问这怎么说。第二个“之”,代词,指从民众那儿得到的财物。善,看好。礼际,以礼交往,按礼仪形式处理。

⑪子以为有王者作将比今之诸侯而诛之乎,其教之不改而后诛之乎:您认为出现圣明的天子执掌天下会对现在的诸侯一律地诛杀呢,还是教育后仍不悔改的才诛杀呢。有,表存现。王者,圣明天子。作,兴,执掌天下权柄。将,会对。比,音bì,一并,一律。而,连词,……地,才。其,还是。

孟子万章上+翻译  第2张

⑫夫谓非其有而取之者盗也充类至义之尽也:那种说不是自己的东西却取它来就是强盗是扩展一类事物得出结论的极端思维。充类至义,把它扩展到对所有一类事物得出认知。充类,扩展到所有一类事物。至义,得出结论。第二个“之”,的。尽,极端,极端思想。

⑬孔子之仕于鲁也,鲁人猎较孔子亦猎较:猎较犹可,而况受其赐乎:孔子在鲁国做官,鲁国的士角逐抢夺猎物孔子也角逐抢夺猎物:角逐抢夺猎物尚且可以,何况接受那些赏赐呢。之,放在“孔子”与“仕于鲁”这个主谓短语之间,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鲁人,鲁国的士。猎,猎物。较,角逐抢夺。

⑭然则孔子之仕也非事道与:那么孔子出来做官不推行合于礼的风尚吗。之,放在“孔子”与“仕”这个主谓短语之间,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事,从事,推行,弘扬。道,指合乎周礼的道德风尚。

⑮事道奚猎较也:推行合于礼的风尚为什么还角逐抢夺猎物。

⑯孔子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孔子先用条文规定使祭祀用的祭物确定下来,不把四方的食物纳入条文规定中来。簿,簿册,条文规定,名词作状语,用条文规定。正,使动用法,使……确定下来。祭器,祭祀用的器皿,实指祭祀用的祭物来源、规格、数量等。供簿正,纳入到条文规定中。供,提供,进入。

⑰奚不去也:孔子为什么不离开呢。去,离开。

⑱为之兆也,兆足以行矣而不行而后去,是以未尝有所终三年淹也:他是为了看看兆头,兆头完全能够实行如果实行不了然后再离开,所以没有出现他滞留一个国家满三年的情况。兆,征兆,兆头,作动词,测试征兆,看兆头。行,实行。前一个“而”,如果。末尝,没有……过。有所,出现……的情况。终,满。淹,滞留。

⑲孔子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也:孔子有的见到可以推行自己主张出来做官,有的见到可以受到礼待出来做官,有的见到国家供养贤人出来做官。有,有的。见,看,视。“见”对后两句也起作用。行可,可以推行自己的主张。行,推行主张。际可,可以受到礼遇。际,接,待,以礼相待。公养,由国家财力供养。

⑳于季桓子见行可之仕也,于卫灵公际可之仕也,于卫孝公公养之仕也:在季桓子主政的鲁国是见到可以推行主张出来做官,在卫灵公当政的卫国是受到礼遇出来做官,在卫孝公当政的卫国是国家供养贤人出来做官。于,在……时。

10.4[解读与点评]

以什么样的心态与人交往,孟子给出了他的答案:恭。

“却之却之为不恭”这是面对“尊者之赐”时的情况,下属的贿赂不应包括在内。

怎样理解“《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不譈,是不待教而诛者也”这段话?

这里又涉及到训诂的话题。从杨伯峻《孟子译注》得到的信息,目前所有学者依据的都是东汉经书学者赵岐的解释:“越,于也”,“越”为虚词,无义。“于货”犹《诗经·七月》“于貉”。这种解释已经流传了一千八百年,并因之产生了成语“杀人越货”。而在解释“杀人越货”这个成语时则又用动词义“抢夺”来解释“越”。所有这些解释又自相矛盾,并因此使“越”生生多出“抢夺”的义项。

《康诰》原文是这样的:“凡民自得罪,寇攘奸宄,杀越人于货不畏死,罔弗憝。”它的意思是:“凡百姓自己触犯刑律,抢夺偷窃违法犯罪,为了财物杀过往之人不怕被处死的,没有不可恨的。”

看起来,一个早期经书家的不正确的解释会造成“谬种流传”。

“越”“闵”“罔不譈”的解释很关键,而“越”的解释是最关键的。释“越人”其实有两个选项,一是“越地之人”,“越国之人”,周初时已有“越”有这个概念;一是“过往之人”,因“越”有“过”“过往”的意思,所以“越人”为“过往之人”的意思。取杀越地人之意说不通,取杀过往之人则解释顺畅。“于货”则是“为了财物”“在财物上”“针对财物”,“杀越人于货”,用今天的语言直释就是“针对财物杀过往的人”“为了财物杀过往的人”。“闵不畏死”的意思是“就胆大妄为不计后果”。“闵”通“暋”,冒,冒然行事。不畏死,不考虑触犯法律犯死罪。凡民罔不譈,罔不,没有不,譈,憎恨。在合理落实每个字的解释之后“《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不譈,是不待教而诛者也”的意思是:

《康诰》说的为了财物杀过往之人,冒然妄为不怕被判死罪,民众们对这样的人没有不痛恨的,这样十恶不赦的人是不必教育就该处死的。

赵歧为什么会出现错误的解释呢?当时还没有语法体系,赵岐忽略了整个“越人”是“杀”的宾语,“于货”是“杀”的补语,即“杀越人<于货>”

万章在提问过程中说“今之诸侯取之于民也犹御也”然后就以此为前提认为不该接受诸侯之赐,其实万章是犯了逻辑错误,他把“犹御”当作了“等于御”,这样“今之诸侯取之于民也犹御也”就成了“现在的诸侯向民众搜刮财物就等于城外抢劫”,如此必然得出偏执的结论。

“夫谓非其有而取之者盗也,充类至义之尽也”究竟是什么意思?“那种认为不是自己的东西却取它来就是强盗,用这种认知来衡量所有取用不是自己的东西的行为太绝对了”,就是孟子不同意这样看问题。孟子说“孔子之仕于鲁也,鲁人猎较孔子亦猎较:猎较犹可,而况受其赐乎”。猎较之物,并不是自己的东西。

查成语查到了“充类至尽”,发现它的解释是“指就事理作充分的推论”,显然这是个断章取义的产物。“充类至尽”发端于“充类至义之尽也”。“充类至义”意思是“扩充一类事物得出结论”,即“把某个认知扩充到一类所有事物当作衡量标准”,“尽”是“极端”的意思,那么如果截取出“充类至尽”这个“成语”,它实际的含义应该是“把某个认知扩充到一类所有事物当作衡量标准太绝对了”。孟子说“充类至义之尽也”的实际意思是“那种说不是自己的东西却取它来就是强盗是扩展一类事物得出结论的极端思维”。

万章问孔子为什么“猎较”,是啊,孔子推行合于礼的风尚为什么还参与角逐抢夺猎物?孟子回答“孔子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角逐抢夺猎物是为了用猎物祭祀,孔子通过参与争抢猎物的“立法调研”实践活动,找出用“猎较”之物祭祀的鄙陋,从而名正言顺的制定出“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合乎礼法规范的制度。这种“薄正祭器”就是规定祭祀不准用乱七八糟的祭物祭祀。“祭器”是借代,用以借代祭物。不用四方之食用什么?用自己专门为祭祀养的三牲牛羊猪。这个规定自然正了习俗。孔子参与鲁人的“猎较”而后“簿正其器”的故事,恰恰印证了孟子说的“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

“为之兆也,兆足以行矣而不行而后去”这个“兆”是什么意思?“兆”是“征兆”,是“苗头”,是“事物的发展的愿景”。“足以行矣而不行”是“完全能够实行如果实行不了”,也就是“完全具备了实行条件而不去实行”。

“为之兆也,兆足以行矣而不行而后去,是以未尝有所终三年淹也”说明孔子不只是在鲁国做过司寇,在卫灵公和卫出公(卫孝公)时曾两度短暂做过官;而且孔子在鲁国做司寇也未满三年。

本章有成语“却之不恭”“充类至义”。当今流传的“充类至尽”“御人于国门之外”“杀人越货”出自本章,但都是错解的成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