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见称如此翻译

一、原诗

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

陆龟蒙

虽失春城醉上期,下帷裁遍未裁诗。

因吟郢岸百亩蕙,欲采商崖三秀芝。

栖野鹤笼宽使织,施山僧饭别教炊。

但医沈约重瞳健,不怕江花不满枝。

“奉和”是诗人写诗唱和,“见寄”是寄给我,“次韵”是运用原诗的韵脚。题目是说皮日休(字袭美)闭门谢客养病,给我(陆龟蒙)寄来一首诗,我按照皮诗的韵脚写了这首诗来唱和。

二、皮日休寄给陆龟蒙原诗

鲁望春日多寻野景 日休抱疾杜门 因有是寄

皮日休

野侣相逢不待期,半缘幽事半缘诗。

乌纱任岸穿筋竹(强劲的竹),白袷(平民的服装)从披趁肉芝。

数卷蠹书(破旧书籍)棋处展,几升菰米(菰菜的果实)钓前炊。

病中不用君相忆,折取山樱寄一枝。

在诗题中,皮日休说陆龟蒙(字鲁望)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到处去寻求山野美景,而我却只能宅在家里养病,因此写了一首诗寄给陆龟蒙。之一联说我们两个不用约定日期也常常在野外美景处相逢,那是由于我们对于美景与作诗都有共同的情趣。“幽事”意为幽景或雅事。杜甫《秦州杂诗》其九:“稠叠多幽事,喧呼阅使星。”(众多的幽景令人目不暇接,喧哗的人群围观暂住的使臣。)第二联应作互文来读,“乌纱”指官,“白袷”指民,不管我做没做官,我的内心都在山水之间,以竹为友,以芝为邻。第三四联讲我乐于读书,爱好下棋,安于粗茶淡饭并以钓事为乐。现在我闭门养病,你不用牵挂,只需你在欣赏山野美景之后,摘取一枝山樱寄给我,我就很高兴了。

此诗中间两联有解读者认为这是皮日休想象陆龟蒙在外游玩的场景,说:“诗中想象好友(陆龟蒙)在外划船、采芝、读书、下棋、野炊、垂钓,心向往之……”此种理解,窃以为不妥,据马丕环《皮日休年谱会笺》,皮日休唐咸通十年(869年)7月应辟入苏州刺史崔璞募,为苏州军事院从事;8月,陆龟蒙以业见造,彼此结为诗友;咸通十一年(870年)7月皮日休荐陆龟蒙入崔璞幕。皮日休患眼疾是在咸通十二年(871年)1月到4月间,此诗当作于此时。回归当时场景,陆龟蒙是被皮日休推荐而做崔璞幕僚的,皮似乎不具备品评陆是“乌纱”还是“白袷”的动机,并且陆龟蒙这个幕僚也未必是官,只有皮日休的“苏州军事院从事”算是个官。并且第三联“蠹书”“菰米”也不应该是描述朋友的,作为自谦之词倒是合情合理。所以,中间两联的主语是“我”,至多也只能说是“我们”,而不是陆龟蒙。

三、试译《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

现在,我们来看看陆龟蒙的和诗:

(一)首联:虽失春城醉上期,下帷裁遍未裁诗。

译文:因为生病,你虽然错过了在春城醉游的美好期约,但你却能推却身上的所有公务,放下帷幕,不与闻外事,专心致志的读书作诗。

“下帷”是放下室内悬挂的帷幕,引申出两个意思:一个指教书,一个指闭门读书。李白《行行且游猎篇》:“儒生不及游侠人,白首下帷复何益!”此处“下帷”即为闭门苦读之意。此诗中也当取此意,皮日休患眼疾期间正担任苏州刺史崔璞的从事,未见教书之论。既然闭门,公事自然无法办理,所以“裁遍”当指推却身上公务,“裁”是裁剪的意思。此句中两个“裁”字都应取此意。因为闭门读书,自然是要做诗的,所以“未裁诗”是要做诗之意,做了诗还可以赠给朋友,这才有了皮陆之间唱和。并且,据《年谱会笺》,皮日休从1月抱疾杜门到4月眼疾初愈,多有诗歌作品,并与陆龟蒙唱和,其间3月,崔璞罢郡归京,皮陆二人都有和诗送之。

(二)颔联:因吟郢岸百亩蕙,欲采商崖三秀芝。

译文:我因吟诵出了你诗篇中蕴涵的高洁情怀,受到感染,也想到那商山去拜访隐士,采摘灵芝了。

其见称如此翻译  第1张

“郢”是楚国的都城,代指楚国。屈原是楚国人,而“百亩惠”典出《楚辞·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俟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我已经栽培了很多春兰,又种植香草秋蕙一大片。分垄培植了留夷和揭车,还把杜衡芳芷套种其间。我希望它们都枝繁叶茂,等待着我收割的那一天。它们枯萎死绝有何伤害,使我痛心的是它们质变。)命题者认为,这一典故比喻培养人才,显然不妥。屈原是我们熟悉的诗人,他的作品中多有香草名花,这些多含品质高洁之意,所以此处应指培养高洁情操。“滋兰树蕙”解读成培养人才应始于明代的赵南星,从汉至宋,学者都把它理解为培养美德。[3]辛弃疾《水调歌头》:“余既滋兰九畹,又树蕙之百亩,秋菊更餐英。”便是培养品德之意。

在皮日休的原诗中的确蕴含了保持高洁之意,原诗二三联中,筋竹、肉芝、蠹书、弈棋、菰米、垂钓等意象与生活实录,确实给我们展现了一幅隐士的生活图景,而对高洁品格的坚守,原是中国古代文人的精神追求。

商崖:即商山,这是在运用“商山四皓”的典故。“商山四皓”指秦末隐居商山的四位高人,他们不愿出山做官,甘愿过安贫乐道的生活。三秀芝:商山四皓以《紫芝歌》明志:“晔晔紫芝,可以疗饥。”三秀:灵芝草的别名。灵芝一年开花三次,故又称三秀。

此诗为奉和之作,具有应酬功能,所以此联是要表达对皮日休诗的赞美,并进一步赞美皮的精神品格。当时,陆龟蒙所担任的苏州刺史幕僚本是皮日休所荐,诗歌表达一点赞美原本是可以理解的。

(三)颈联:栖野鹤笼宽使织,施山僧饭别教炊。

译文:供野鹤栖息的笼子就让它织得宽一些吧,山僧施予的斋饭,吃起来自然别有一翻风味。

野鹤不应该有笼,所以此笼应指官场对人的束缚。据上文年谱,皮日休此时在苏州刺史崔璞幕下任军事院从事,陆龟蒙是刺史幕僚,都是 *** 公务人员,自然会受到一定的约束,让鹤笼织得宽一些,自然是想在心理上让这种束缚宽松一些。

“鹤”是皮陆诗词唱和中的互称,皮日休《鲁望读襄阳耆旧传见赠五百言过褒庸材靡有称是…次韵》:“既见陆夫子,驽心却伏厩。结彼世外交,遇之于邂逅。两鹤思竞闲,双松格争瘦。唯恐别仙才,涟涟涕襟袖。”在本诗中皮日休对陆龟蒙的品格与才能大加赞赏,并强调我们两人友谊之深。据年谱,此诗写作时间比《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稍早,大约在咸通十年(870年)前后,由此可知,“鹤”是他们两人心中约定的意象。

与鹤为伴,与僧交往,不务俗事,社交清静,再一次表明二人追求品格的高雅。为什么陆龟蒙会有此意呢,这要看陆龟蒙的生平,他一生布衣,虽举进士而不第,只在咸通十一年(870年)之后的五年里做过苏州、湖州两地刺史的幕僚,之后回到故乡松江里(今江苏吴县东南)过起了隐居生活直到逝世。其间中和元年(881年),朝廷把他作为高士征召,他也不肯前往。所以,在陆心目中,现在为官,可能只是暂时的,闲云野鹤,与山僧交友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陆龟蒙诗常追求博奥险怪,词序颠颠倒倒,此联大致应该是:“野鹤栖笼使宽织,山僧施饭别教炊。”

(四)尾联:但医沈约重瞳健,不怕江花不满枝。

译文:只要医好了你的眼疾,到时候不怕山野江湖的花不开满枝头。

《梁书·沈约传》:“约左目重瞳子,腰有紫志,聪明过人。”此句以沈约代皮,表达未来二人同游的期许。

整合上述理解,《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全诗可翻译如下:

因为生病,你(皮日休)虽然错过了在春城醉游的美好期约,但你却能推却身上的所有公务,放下帷幕,不与闻外事,专心致志的读书作诗。从你寄来的诗中,我吟诵出了你蕴涵的高洁情怀,并受到感染,也想到那商山去拜访隐士,采摘灵芝。与鹤为伴,与僧交往本是我们的志趣,现在我们虽然身在官场,但却可以在心理上让政务的束缚宽松一些,相对于政务,那山僧施予的斋饭吃起来可别有一翻风味啊!现在你安心养病,等你眼疾痊愈,不怕那时山野江湖的花不开满枝头,到时我们再一同出游。

其见称如此翻译  第2张

以上理解仅代表个人,不揣愚陋,欢迎品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