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射艺在线翻译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勤奋好学、教而习之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我国传统的贵族教育体系始于公元前1046年的周王朝,周朝官方教育对学生的基本要求——必须掌握得六项基本才能或说技能:礼、乐、射、御、书、数。

《周礼·保氏》:“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 这就是所谓“通五经贯六艺”中的“六艺”,也就是当年孔子的“课程表”。

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至圣先师”孔子,教授弟子们的六种基本教学科目,又被称为“六艺”。《史记·孔子世家》有言:“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

“射”、“御”分别是教授什么内容的课程

1. 射是指射箭的技术,不仅是保家卫国的军事技能,也是一种强健体魄锻炼意志力的体育运动形式。

中国古代的射艺主要是指弓箭的使用技能。射箭在军事进攻和狩猎等活动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历史上更加受到人们的重视。具体包括的五种射技为: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

白矢是指箭穿过靶而箭头发白,射出的箭穿透箭靶在背后透出箭镞,表明射箭发出准确而有力量;参连的意思是前面先射一箭,后面接着连续射出三支箭,矢矢相属,就像珠子连成串一般;剡注是指射箭的速度迅猛,瞄时短促,冲力大,上箭即放箭而中。

时间短并且准确率高;襄尺的意思是臣子与君主一起射箭的时候,射箭姿势必须正确,臣子与君主站立在一起,必须比君主退后一尺,以显示尊重;井仪是说四支箭连贯射出,都正中靶心目标周围,呈“井”字排列,杀伤力巨大。

2. 御就是驾驶马车的技术,字面意思是交通工具的“驾驶”,实则引申含义还包括政治、领导以及管理学领域的“驾驭学”。

驾驭之术在古代有很多著名的故事,例如田忌赛马等,它不仅是一种勇气的较量,更是一种智慧的碰撞,包含了对运筹学、驾驭学、管理学等方面的综合更优化运用。

鸣和鸾就是驾驶马车时与和鸾之声相互呼应;逐水车,意思是马车随着弯曲的河岸急速前进而不会坠入水中;过君表就是经过天子的表位时要讲究礼节以示尊重;舞交衢,马车经过通道时驱驰自如犹如舞蹈;逐禽左即打猎时驱使马车追逐猎物从一侧捕获。

古人为什么十分重视射和御的技能和能力?

1. 纵观整个中国古代史,几乎都是冷兵器时代,也就是弓箭类武器的天下。

弯弓射箭是远古人类祖先生产劳动和获取生活资料的基本技能。人类很早就发明了弓箭,后羿射日的传说家喻户晓。殷墟的考古发掘中考古学家发现了骑射的遗址,这是商代晚期就存在骑射活动的有力证据。

弓箭最早是用于打猎以获取食物,以及抵御野兽的侵扰,那时弓箭即是劳动工具,又是围猎捕兽的武器。随着社会的发展,弓箭逐渐开始作为军事武器使用。两国交战,弓箭可以实现远距离进攻,堪称战争之利器。

而射箭真正意义上进入体育运动的范畴是在商周时期的礼射。礼射活动是世界上最早的体育赛事,通过射箭来考察和检验人的武艺和德行,要求不仅有体育竞技性质的诸多条件,例如完善的比赛规程和规范系统的比赛组织等。此外射礼还带有社会风气道德教化的功能,以及为国家选拔优秀人才的功能。

因此古人十分重视射箭的教育。西周时期男子自幼普遍学习射箭。射艺被称作“男子之事”,如果有人不会射箭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练好射箭的技能,不仅能够赖以谋生衣食无忧,甚至能够建功立业,实现阶级跃层。

2. 马车是中国古代最常见的交通工具,算起来起码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根据考古记载,中国最迟在夏禹(四千多年前)时代就已经有了马车。古代马车除了作为战争工具(战车)外,主要是王公贵族等权贵阶层出门代步的工具,更是一种权力和身份的象征。《左传·哀公二年》中记载:古者车驾驷马,御之为难,故为六艺之一。

就是说驾驭四匹马拉的马车是一件非常高难度的事情,比我们今天去参加驾驶资格考试的难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必须通过长时间的学习和实践联系才能习得。

古代生产力水平有限,道路状况差,大多崎岖颠簸。而作为最重要的交通工具——马车,如何驾驭得当就成为了一种尤为重要的生存技能。

《尚书·夏书》中记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意思是说对战车上的驭手做出明确详细的战斗要求,这说明在战争中马车以及驾驭马车的驭手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战国时期,对于诸侯国的称谓“千乘之国”、“万乘之国”,都是以战车的多寡来衡量国家的军事力量以及综合国力。

可以说在古代中国得战车者得天下。除了作为军事之用的战车,作为载人工具的马车也一直是统治阶层的特权——贵者乘车,贱者随行。能够成为马车的驭手,自然身份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射(射箭)和御(开车)是当时的历史时期背景之下能够直接影响生存和生活的体育运动,最早也只是权贵阶层的专利。

礼记射艺在线翻译  第1张

射箭和驾马车是打仗进攻的技能,也是贵族的基本功。这两样都属于体育运动的范畴,不是纯粹的书本知识,不能通过理论学习而习得,必须得靠平时的专业培训,再加上一定的实战训练。而这些都是平民百姓无法企及的。

当年孔子的“课程表”当中射和御这两门体育课程培养出了社会最需要的人才

1. 孔子开创私学,敢为天下先地推行全民素质教育。

在孔子开课授业之前,官方的文化教育一直被权贵阶层垄断着,大部分平民没有受教育的资格。随着周王室的日渐衰微,诸侯开始争霸混战,固有的制度逐渐被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孔子希望通过开办私学,教化民众,来帮助社会恢复秩序和安定。

孔子招收弟子实行束脩之礼,从此平民才有了“上学”的资格。孔子教学提倡“有教无类”,教授“六艺”,但出于对当时群雄割据、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的忧虑,大幅度削减了课程当中尚武习武的成分,只保留下了射(射箭)和御(开车),偏重于传播文化和仁爱的理念。

以礼为本进行教化,同时促进学生素质的全面发展,所谓谦谦君子,不仅要通达睿智,有礼有节,还要文武兼备,文理俱通。

2. 射(射箭)和御(开车)这两门体育课程打破了之前贵族教育与平民之间的“次元壁”,为社会培养出了大批适合的综合素质高的人才。

《礼记·射义》记载: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说明孔子本身的射艺十分高超,他给学生们教授这些,最需要的是那些普通人家还有穷人家出身的学生,他们过去是根本没机会接触到射箭和驾马车的。

以驾车为例,不仅在军事打仗中需要驾驶战车的技能,在日常生活当中驾车也是十分重要的技艺。驾车在当时绝对是“高精尖”的行业之一。古代诸侯之间战争不断,驾驭战车的技术兵种可谓是兵家必争,学会了“御”这门手艺,解决温饱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驾驭四匹马拉的车需要非常复杂的技术。一人骑一马是依靠马的缰绳来控制行进的方向。到了四匹马驾的车,就有六根缰绳了,“六辔在手”,如何把它们抓在手中,如何进行有效的操控,实则大有学问。

3. 除了射箭和驾车必要的技术能力之外,还要学习专门的相关的知识和礼节。

拿驾车来说,早期的战车基本都是载有弓箭手、驭手和戈手三个人的,依级别来说是驭手更高,弓箭手和戈手其次。因此驾驶的位置是驭手居于中间,以保持战车的正常驾驶前进;弓箭手在左侧,以便于左手持弓,右手引弦发箭射击;而戈手在右侧,在战车与敌方靠近时制造近距离砍杀的机会。

日常生活中用到的驾车规则和礼仪也很有讲究。平时出门之前,驭手要先监督仆人套车,之后再把固定车轮的“軨”(古代车箱前面和左右两面的木栏)打开,绕车检查车身。

礼记射艺在线翻译  第2张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撩起衣襟,扶着车厢上的绥(古代指登车时手挽的索),从马车的车厢后方登车,然后在驭手的固定驾车位置跪坐下来。拿起马鞭,双手把辔(驾驭牲口的嚼子和缰绳)用手指夹好,驱赶马车走上一小段距离,检查一切正常后停车,起立,等待主人出门上车。

不仅驾驭马车有礼制要求,乘车同样也有:乘坐马车上车以后要面朝前方站立,抓牢握紧扶手带子,不可以随意转动身体,不得大声喧哗,等等。这样一是出于安全的考虑,避免惊扰马匹,或干扰驭手的驾驶注意力;另外也是庄重的身份的体现,必须要有与之相衬的威严与礼节。

结语

当年孔子的“课程表”体育方面只有射箭和开车。原因是因为射箭和开车都是古代人十分重要的生存技能。不仅关系到日常谋生,还会影响一个人的前途走向。可以说在古代掌握了射箭和开车技能的人就拥有了通关的“金手指”。

参考文献:

《周礼·保氏》

《史记·孔子世家》

《礼记·射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