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准为官方正翻译

说到寇准,周山小编首先想到了《杨家将》里面的宰相寇老西,既聪明又诙谐,更重要的是有正义感,和投降派周旋和斗争。

第二,我对寇准的印象是写《资治通鉴》和砸缸救人的宋代宰相司马光写的《训俭示康》,这个可是初中课本学过的哟!里面写到“近世寇莱公豪侈冠一时,然以功业大,人莫之非,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翻译成现代文就是:近代寇莱公(寇准被封为莱国公)豪华奢侈堪称之一,但因他的功劳业绩大,人们没有批评他,子孙习染他的这种家风,现在大多穷困了。

寇凖西安石刻像

那么,历史上的寇准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寇准,一般指寇凖。寇凖(961年—1023年10月24日),字平仲,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北宋政治家、诗人。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进士,授大理评事及知巴东、成安二县。为人刚直,因多次直谏,渐被太宗重用,三十二岁时拜枢密副使,旋即升任参知政事。真宗即位后,先后在工部、刑部、兵部任职,又任三司使。景德元年(1004年),与参知政事毕士安一同出任宰相(同平章事)。当年冬天,契丹(辽国)南下犯宋,包围了澶洲等河北地区,朝野震惊;寇凖反对南迁,力主真宗亲征,从而稳定了军心,使宋辽双方订立“澶渊之盟”。景德三年(1006年),因王钦若等人排挤,辞去相位。天禧元年(1017年)又恢复宰相职务。后因参与宫廷权力斗争,被丁谓等人排挤,数被贬谪,终雷州司户参军。天圣元年 (1023年),病逝于雷州。 皇祐四年(1053年),宋仁宗下诏为其立神道碑,并亲于碑首撰“旌忠”字,复爵莱国公,追赠中书令,谥号“忠愍”,故后人多称寇忠愍或寇莱公。与白居易、张仁愿并称“渭南三贤”。寇凖善诗能文,其七绝诗尤有韵味,有《寇忠愍诗集》三卷传世。

一、春风得意的政治人生

寇准出生后没多久,父亲便去世了,母亲将他一手带大。寇准幼时家境贫寒,读书却十分用功。19岁的寇准一举考中进士。20岁的寇准被任命为巴东知县,这对寇准来说既是春风得意的好事,又是一副重担。寇准在地方任职时十分年轻,但他出身底层,对平民生活很了解,这为他处理繁杂的地方事务提供了丰富的经验教训。巴东知县是寇准仕途生涯的之一站,给他的仕途开了一个好头。寇准在巴东做了三年知县后,又在地方兜兜转转做了几年,随后被调入中央,开启了他新的政治生涯。

公元991年,也就是寇准正式踏入官场的第十年,寇准被封为“参知政事”。许多读者可能不太明白这是个什么官职,简单来说,北宋为防止中央官员尤其是丞相一人专权,故将中央权力进行分割。换句话说,就是把一个丞相分成了若干个丞相,每个人只拥有原先丞相的一部分权力,枢密使、参知政事、同平章事、枢密副使就是分割丞相权力之后出现的几个官职,地位虽不可与往昔的丞相同日而语,但已经是大宋朝廷更高的官职之一了。寇准才30岁,便跻身大宋官场的核心位置,且他本人并非出身王公大臣之家,这就更加凸显出寇准本人过硬的个人素质了。

二、大宋国的中流砥柱

北宋军事实力较之北方的大辽来说一直处于下风,自北宋建立之后,大宋在与辽国的战争中屡战屡败,辽国是威胁北宋国家安全的更大挑战。公元997年,宋真宗赵恒即位,但辽国显然不会因为大宋换了皇帝就不进攻了,反而乘新皇登基人心尚不安稳之际加紧侵掠北宋。

寇准为官方正翻译  第1张

公元1004年,辽圣宗与大辽一代“雄主”萧太后率领20万大军南下攻宋,这对大宋来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北宋朝堂之上,大量官员都主张向辽国求和,有一些官员如王钦若、陈尧叟等还提出了迁都金陵或者成都的建议。显而易见,他们并不认为大宋可以抵御辽国二十万铁骑。此时的真宗赵恒也拿不定主意,但他素知寇准性情耿直,敢直言上谏,因而向他询问意见。

寇准不同意求和甚至迁都,面对真宗的询问,他没有顾及同僚间的“面子”,他向皇帝指出,不论是谁提出迁都的建议都应该处以死刑,一旦放弃都城南逃,大宋势必不保,当务之急是皇帝要与将士一同出征,将帅一心,奋勇杀敌,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大宋。真宗并非是昏庸之人,他十分赞同寇准的想法,决定放弃迁都,御驾亲征。

在与辽国作战的前线,寇准亲自制定作战方略与后勤运输路线,确保大宋在孤军深入的辽军面前,可以做到以逸待劳。辽军虽号称20万,但由于他们缺乏后勤补给,打的又不是运动战而是城市攻坚战,在大宋境内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战争开始不久,两国就着手议和。尽管寇准反对议和,但朝野上下大多主张议和,若是能做到不割地不赔款,与辽国议和也是可以的。公元1004年,宋、辽两国在澶渊签署协议,双方约为兄弟之国,大宋以每年输送辽国货币与物资的方式换取辽国不再南下攻宋的承诺。两国于十二月间(1005年1月)与辽订立和约:辽宋约为兄弟之国,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宋辽以白沟河为边界。因澶州(河南濮阳)在宋朝亦称澶渊郡,故史称“澶渊之盟”。两国在接下来的百余年里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事。寇准力主真宗亲征,大宋在战场上与辽军作战,以获得主动权,为澶渊之盟的签订以及保障大宋核心利益奠定了重要基础,可以说寇准拯救了大宋。

澶渊之役地图

三、晚年受到排挤迫害

寇准虽为大宋立下不世之功,但由于他性格刚直,在朝堂上招惹了不少政敌。仅在澶渊之盟签署两年后,寇准便被谪为陕州知州。尽管这与宰相职位天差地别,但寇准并不认为这就可以让他心灰意冷,相反,在地方任职期间,他仍关心民众疾苦,尽力做一个好父母官。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寇准也一直在地方任职。公元1017年,宰相王旦因年老体衰向真宗请辞,真宗问王旦有没有合适的宰相人选,王旦向他推荐了寇准。但寇准已远离中央十多年,真宗知道寇准的脾气,加之他身边奸臣的谗言,寇准还没法回京任职,直到1019年,奸臣王钦若也因故被贬谪,寇准才重返京城。

寇准为官方正翻译  第2张

在寇准入京前,其门人曾劝说他不要再回到京城这个是非之地,更好是向朝廷称病,但他还是坚持回到京城,只有在那里,他才可以更好施展个人抱负。但出人意料的是,丁谓与寇准同时拜相,但丁谓同王钦若一样,心胸狭窄且善于结党营私,他对寇准十分反感。寇准曾反对真宗立刘氏为皇后,刘皇后对寇准也心有怨气,丁谓也联合刘皇后,打压寇准。真宗去世前,朝堂内就立太子一事展开激烈斗争,寇准被牵连到这场风波里,再度由宰相贬为道州司马。

公元1022年,真宗去世,刘皇后以太后的名义垂帘听政,寇准再度遭贬,成为雷州的一个小参军。在 *** 与后党的斗争中,寇准因力挺太子而遭到以刘皇后为首的后党的联合打击,晚景凄凉异常。据说寇准到雷州时,连个像样的住房也没有,但当地官员、百姓素来仰慕寇凖的为人,主动替他盖房,安排寓所。他在任上,除少数政务外,主要是读经释书,闲暇时写字、会友,每逢客至,则笑脸相迎,毫无权贵大官的样子,一年后便病逝在雷州竹榻之上。他以《病中诗》为题,赋诗一首:“多病将经年,逢迎故不能。书惟看药录,客只待医僧。壮志销如雪,幽怀冷似冰。郡斋风雨后,无睡对青灯。”

寇凖墓位于渭南市临渭区官底镇左家村南一里许。

周山谈:

寇准其实就是一个有点才华,敢于直谏的人,性格上大大咧咧,喜欢参与权力斗争,却不能看清斗争的形势。说直白点,就是能力有限,性格也有缺憾,结局自然不会太好。这一点非常像另一个宋朝的牛人苏轼。有句话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做人太优秀,而根基和茎干却不够强大,是会被风折断的。寇准就犯了这个忌讳。当然,这并不是寇准的错,而是社会太现实,太复杂。如果想过好日子,还是要适应这个社会,改变社会需要的能量太大。

寇准促成了“澶渊之盟”,引起了妥协派宰相王钦若的不满,就乘机挑拨离间,说澶渊之盟是什么城下之盟,说这个盟约签订的非常可耻。糊涂的真宗一听,还真有点生气了,开始对寇准不满。寇准被排挤、贬官。这时候,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他就是深得刘皇后(仅仅次于武则天的强势人物)信赖的丁谓。丁谓深受刘皇后器重,开始寇准和丁谓并没有多少瓜葛,关系还算不错,不过寇准就是看不惯丁谓这种卑躬屈膝的小人,所以很多观点不和,而且寇准认死理,绝对不向坏恶势力低头,所以就成了坏恶势力对付的对象。

再一个,寇准虽然刚正,但行为却有些轻佻,而且生活奢靡,嗜酒,还跟大多数人一样,喜欢听奉承的话。这就让一些隐藏的小人有了可趁之机。

所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必要的时候,做出适当的妥协,也总比大业未靖身先死要强。其实,寇准第二次如果不复出,估计下场会好很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