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何不捕之翻译

这四句话,最早出现于五代十国时期。

后蜀(公元934年—966年)建国皇帝孟知祥,为酬谢昔日患难与共一起建国的故人,给予了他们诸多宽厚待遇,多有纵容。其子孟昶即位(934年)后,这些将相大臣更加骄惰不驯,不遵守法纪制度,大造房宅,夺人良田,挖人坟墓,穷奢极欲,视孟昶如无物。孟昶要想整饬吏治,必须首先铲除这些元老勋臣。经过激烈的斗争,孟昶终于如愿以偿,铲除了这些旧臣,开始亲政(948年),其时已是即位的第15年。

广政四年(941年),孟昶罢免了一批遥领节度使的武将,这些武将专务聚敛,不管政事。亲撰《令箴》(《诫喻辞》)24句96字,颁布各郡县,以告诫地方官,不做贪官污吏、要爱护百姓。

《令箴》孟昶

朕念赤子,旰食宵衣。托之令长,抚养安绥。

政在三异,道在七丝。驱鸡为理,留犊为规。

宽猛所得,风俗可移。毋令侵削,毋使疮痍。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赋舆是切,军国是资。

朕之爵赏,固不逾时。尔俸尔禄,民膏民脂。

为人父母,罔不仁慈。特为尔戒,体朕深思。

翻译如下:

我挂念人民如同挂念初生的婴儿,(勤政到)天色很晚才吃饭,天不亮就穿衣起来。我任命你们做官,是要让人民有安和的生活。

为政的好坏是要看有没有三种异象(害虫不来犯、德化及于鸟兽、孩童有仁心),施政的方略在于礼乐教化。身为地方官,治民不可峻急,要像驱赶鸡鸭一样因势利导,为官的规矩要清廉不妄取,以时苗留犊为榜样。

施政措施要宽和仁慈与威猛严厉相互补充调节,这样民风民俗就可以改变。不要让人民财产被侵夺、身体遭受疾苦(否则即使国家没有灭亡,也已经是失去天下了)。

百姓容易被欺负伤害,但是上天难以被欺瞒(终究会被天理所不容),征兵和赋税都是紧迫重要的事,而统军治国的这些费用都是百姓资助的。

我给予你们的爵禄和赏赐原本就是不能过于长久的,但是你们(能够长久)领的俸禄都是百姓用血汗换来的。

身为地方官应犹如为人父母,没有不仁慈的。我特别作此令箴以劝诫勉励你们,希望你们都能够体会到我的这番深刻用心。

注释:

1、三异:典源《后汉书》卷二十五〈卓鲁魏刘列传·鲁恭〉

“建初七年,郡国螟伤稼,犬牙缘界,不入中牟。河南尹袁安闻之,疑其不实,使仁恕掾肥 亲往廉之。恭随行阡陌,俱坐桑下,有雉过,止其傍。傍有童儿,亲曰:「儿何不捕之?」儿 言「雉方将雏」。亲瞿然而起,与恭诀曰:「所以来者,欲察君之政迹耳。今虫不犯境,此一 异也;化及鸟兽,此二异也;竖子有仁心,此三异也。久留,徒扰贤者耳。」还府,具以状白 安,是岁,嘉禾生恭便坐廷中,安因上书言状,帝异之。”

典源译文:建初七年(82年),郡国螟虫为灾,伤害庄稼,县界犬牙交错,而螟虫不入中牟。河南尹袁安听说,怀疑不是事实,派仁恕掾(官名,掌狱)肥亲前往察看。鲁恭跟随在阡陌之间行走,都坐在桑树下,有野鸡飞过,停在旁边,刚好旁边有个童儿,肥亲对童儿说:“你为什么不捉住野鸡?”童儿说:“这只野鸡正在孵小野鸡哩。”肥亲惊动而起,与鲁恭作别道:“我到这里来,本是考察你的政迹。今螟虫不犯中牟,这是一奇;德化及于鸟兽,这是二奇;连小孩都有仁心,这是三奇。我久留在此,只能打扰贤者。”回到府里,向府尹袁安如实作了报告。这年,特别茁壮的禾苗生长在鲁恭住宅侧室廷中,袁安因而上书说明情况,帝感到奇怪。

2、七丝:七弦琴。出自汉桓谭《新论.琴道》:“琴七丝足以通万物而考至乱也。八音之中惟弦为最,而琴为之首。琴之言禁也,君子守以自禁也。大声不振华而流漫,细声不湮灭而不闻。八音广博,琴德更优。”

3、驱鸡: 典源 东汉·荀悦《申鉴》卷一《政体》:“睹孺子之驱鸡也,而见御民之方。孺子驱鸡者,急则惊,缓则滞。方其北也,遽要之则折而过南;方其南也,遽要之则折而过北。迫则飞,疏则放。志闲则比之,流缓而不安则食之。不驱之驱,驱之至者也。志安则循路而入门。”

4、留犊:典源《三国志·魏志·常林传》裴松之注:“时苗,字德胄。……建安中,入丞相府。出为寿春令。……店官岁余,牛生一犊。及其去,留其犊,谓主薄日:‘令来时本无此犊,犊是淮南所生有也。’”时苗为寿春县令,就任时,乘母牛驾的车。后牛生一犊,时苗离任时留下了牛犊。说明他为官清廉不妄取一物。

5、宽猛:出自《左传·昭公二十年》:“政宽 *** 慢,慢则纠之以猛,猛 *** 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

6、侵削:侵夺;削夺。《荀子·正论》:“甚者诸侯侵削之,攻伐之。若是则虽未亡,吾谓之无天下矣。”

7、赋舆:古代以田赋出兵,故称兵车为"赋舆",泛指军事、赋税。

8、不逾时:不超过时限,意指不能过于长久。

孟昶撰写了这篇《令箴》,颁于郡国,以期让官员们“历历在目”,“则必能隐惕于其心”,促进国家的长治久安。可惜事与愿违。他亲政初期,生活也比较节俭,寝殿卧具,不用锦绣,盥洗用具,除了用一点银外,多为黑漆木器。在刑法方面,推行轻刑,尤其在死刑方面,更加谨慎。为了节约开支,三十年不举行南郊大典,也不放灯。所有这一切都对减轻百姓负担,恢复和发展生产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与前蜀王衍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但是孟昶的作为是有限的,尤其是其统治后期生活逐渐奢侈,以至于所用溺器(夜壶),皆以七宝装饰。由于身体逐渐发胖,他外出时不能骑马,而是乘坐步辇,垂以重帘,环结香囊,香闻数里,人不能识其面。由于蜀中久安,宗室贵戚,达官子弟,宴乐成风,以至于有人长到三十岁,竟不识稻麦之苗。每年春季,成都浣花溪一带,歌乐喧天,珠翠填咽,贵门公子,华轩采舫,共游于百花潭上。楼阁亭台,异果名花,流溢其中。广政四年(941年)也就是他颁《令箴》的同一年,他下令在全国挑选十三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美女入宫,引起全国的大骚动。不少人家害怕女儿被选中而急于托人说媒,出嫁闺女,时人称为"惊婚"。

孟昶罢免了一批功臣宿将之后,却不能任贤用能,选用了一批庸碌之辈和小人,包括王昭远、伊审征、韩保贞、赵崇韬、范禹僻、李昊。官员徇私枉法,贪赃受贿之事,层出不穷,甚至在科举考试之中,也不能免除贿赂,所谓贿重者登高科,主考官以贿赂多少,确定是否中选,而面无愧色。有的司法官员竟然指着狱门说:"这就是我家的钱炉。"对于这种种现象,孟昶皆不能纠正,故宋人批评他说:"节俭仅限于自己一人,仁厚却容忍了奸恶,这些只不过是匹夫小节而已。"

由于孟昶不能力纠弊端,整顿官场歪风,致使后蜀政治逐渐腐败。广政二十八年(965年),北宋大将王全斌率大军攻打后蜀,很快兵临城下,孟昶率众投降。宋军从出兵到灭亡后蜀,前后不过六十六天时间,可见后蜀是如何不堪一击。但之后当地公推文州刺史全师雄为蜀王坚持抗战,直到第二年才被镇压下去。

孟昶投降北宋后,从成都押送到北宋京师汴梁(今河南开封)的途中,成都有数万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为他送行,人们哭送着,男女老少沿江护送,其中哭得恸绝者数百人,孟昶也掩面痛哭,老百姓一直从成都送到键为县,达数百公里,其场面十分感人。

宋灭蜀后,宋太宗赵光义(宋朝第二位皇帝,在位22年)鉴于前后蜀政治腐败、不战而败的历史教训,将《颁令箴》缩写为4句16字:

“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颁于州县,敕令勘石立于衙署大堂前。州主县令坐堂理事,即可见其16字,以警戒其秉公办事,从政为民,故称《御制戒石铭》。

宋哲宗也曾御书《戒石铭》赐郡县。南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年),颁黄庭坚所书《戒石铭》于各府州县,令刻石立于大堂前。两宋以后,《戒石铭》遍布全国各州县流传日广,成为名言警句。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后,明令各府州县俱立戒石于衙署堂前并建亭保护,故有"戒石亭"之称。到了清代,因戒石亭居甬道正中出入不便,遂改为牌坊,架在甬道之上。牌坊无定制,大多是四柱三门的木牌坊或石牌坊,故又称为"戒石坊"。乾隆《武安县志》衙署图在大堂前则标有"触目惊心坊"、"圣谕坊"、"天语坊"等名称。尽管名称不同,其目的都是起警示作用,以进出熟规,铭记不忘,故通称"戒石铭"。

黄庭坚所书《戒石铭》取自孟昶《令箴》

儿何不捕之翻译  第1张

武夷山,原立于崇安县衙

建水县临安府衙戒石坊

儿何不捕之翻译  第2张

河南开封府戒石銘

江西泰和县文物管理所《戒石銘》碑长132cm,宽35cm

河北保定直隶总督署《戒石坊》

湖北京山县 *** 内《戒石銘》

从后蜀到明清,刻石立碑无数,然而尸位素餐、推诿怠政、中饱私囊、贪赃枉法、营私舞弊、草芥人命的为官者数不胜数,清代小说集《坚瓠集》就曾记载有人在戒石铭下又附上四句话曰:

"尔俸尔禄,难厌难足,民膏民脂,转吃转肥,下民易虐,才捉便看,上天难欺,且待临时"。这才是对当时为官者的真实写照,是古人对《戒石銘》的绝妙嘲讽。

“公生明”牌坊出自明代山东巡抚年富所撰箴言:“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廉则吏不敢慢,公 *** 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

然而没有形成能够约束和监督权力的制度,要官员自发地“体朕深思”,终究是理想化的,人类本身就是不完美有缺陷的生物,人性充满了各种欲念和复杂情绪,构建制度必须要在正视这一事实的基础上。只强调道德操守,那么这些石碑牌坊就只能是府衙里的装饰品,大而无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