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欲许之诩显于翻译

现在我们来说说官渡之战中另一个谋士的重要作用。那就是贾诩劝张绣投靠曹操。

是后,太祖拒袁绍於官渡,绍遣人招绣,并与诩书结援。绣欲许之,诩显於绣坐上谓绍使曰:"归谢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国士乎?"绣惊惧曰:"何至於此!"窃谓诩曰:"若此,当何归?"诩曰:"不如从曹公。"绣曰:"袁强曹弱,又与曹为雠,从之如何?"诩曰:"此乃所以宜从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从一也。绍强盛,我以少众从之,必不以我为重。曹公众弱,其得我必喜,其宜从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将释私怨,以明德於四海,其宜从三也。愿将军无疑!"绣从之,率众归太祖。

《三国志·荀彧荀攸贾诩传》

袁绍派人来拉拢张绣,张绣想答应,贾诩却拒绝了袁绍的使者,直接建议张绣投降曹操。

张绣说:“袁强曹弱,我又得罪了曹操,怎么还能去投靠他?”

贾诩说:"曹操表面上奉天子以令天下;袁绍强,我们去了不受重视,曹操弱,你去了他才重视你;曹操是做大事的人,不会介意以前的私人恩怨的……"张绣竟然真的听了贾诩的话,投了曹操。

这个话怎么解读呢?表面上贾诩作为谋士力主张绣投降曹操,后来的结果也应验了贾诩的眼光。

但试想张绣是傻子吗?明知道曹操弱小还投靠曹操。假如袁绍真的强大,曹操真的弱小,即使曹操再重视他,他岂不是一样会随着曹操的失败被灭吗?

绣欲许之诩显于翻译  第1张

所以,贾诩劝没劝最关键的是张绣听没听进去,而张绣听进去最重要的前提是他判断曹操一定会赢。

“袁强曹弱”曹操为什么还会赢?

事实上通过分析,我们已经知道官渡之战时并非“袁强曹弱”,更多的是势均力敌。为什么还会有人认为“袁强曹弱”,而且曹操必赢呢?

我想,古人不比我们,掌握的信息没有那么及时,结合语境与历史,“袁强曹弱”恐怕更多指的是声势方面,袁绍四世五公的出身与强大的号召力、宣传力毕竟没几个人可比。

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认为曹操必赢呢?比如从袁绍处到曹操处的荀彧、郭嘉等人,这个信念恐怕比曹操还强。

首先,除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虚操作,他们应该更多的是看到了曹操的实力不亚于袁绍,所以曹操取胜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其次,荀彧、郭嘉等人出自颍川士族,他们在袁绍处没有受到重用,才改投曹操。如果曹操被打败,将对他们是灭顶之灾,所以他们和曹操一样没有退路。

最后,也是曹操比袁绍更为杰出的政治军事实力被很多人认可,他们认为凭借这些,曹操定能取胜。

张绣显然是知道这些的,那他为什么还拿不定主意去问贾诩呢?我想张绣的更大顾忌恐怕在:“我得罪了曹操,怎么还能去投靠他?”

贾诩这个时候给张绣的定心丸就是"曹曹操是做大事的人,不会介意以前的私人恩怨。"

绣欲许之诩显于翻译  第2张

张绣这才听了贾诩的话,投了曹操。

那么,怎么评价作为谋士的贾诩劝张绣投降曹操的行为呢?我想答案要留给读者。

还有一个现象,也能说明我的观点,那就是官渡之战前各方摇摆势力都将砝码压在了曹操这边,只不过最终保持了观望态度而已。最典型的就是关中诸将及刘表。

《资治通鉴》记载:

关中诸将以袁、曹方争,皆中立顾望。凉州牧韦端使从事天水杨阜诣许,阜还,关右诸将问:"袁、曹胜败孰在?"阜曰:"袁公宽而不断,好谋而少决;不断则无威,少决则后事,今虽强,终不能成大业。曹公有雄才远略,决机无疑,法一而兵精,能用度外之人,所任各尽其力,必能济大事者也。"袁绍使人求助于刘表,表许之而竟不至,亦不援曹操。从事中郎南阳韩嵩、别驾零陵刘先说表曰:"今两雄相持,天下之重在于将军。若欲有为。起乘其敝可也;如其不然,固将择所宜从。岂可拥甲十万,坐观成败,求援而不能助,见贤而不肯归。此两怨必集于将军,恐不得中立矣。曹操善用兵,贤俊多归之,其势必举袁绍,然后移兵以向江、汉,恐将军不能御也。今之胜计,莫若举荆州以附曹操,操必重德将军。长享福祚。垂之后嗣,此万全之策也。"蒯越亦劝之。表狐疑不断,乃遣嵩诣许,曰:"今天下未知所定,而曹操拥天子都许,君为我观其衅。"嵩曰:"圣达节,次守节。嵩,守节者也。夫君臣名定,以死守之。今策名委质,唯将军所命,虽赴汤蹈火,死无辞也。以嵩观之,曹公必得志于天下。将军能上顺天子,下归曹公,使嵩可也;如其犹豫,嵩至京师,天子假嵩一职,不获辞命,则成天子之臣,将军之故吏耳。在君为君,则嵩守天子之命,义不得复为将军死也。惟加重思,无为负嵩!"表以为惮使,强之。至许,诏拜嵩侍中、零陵太守。及还,盛称朝廷、曹公之德,劝表遣子入侍。表大怒,以为怀贰,大会寮属,陈兵,持节,将斩之,数曰:"韩嵩敢怀贰邪!"众皆恐,欲令嵩谢,嵩不为动容,徐谓表曰:"将军负嵩,嵩不负将军!"且陈前言。表妻蔡氏谏曰:"韩嵩,楚国之望也;且其言直,诛之无辞。"表犹怒,考杀从行者,知无它意,乃弗诛而囚之。

不管是天水杨阜给关中诸将的说辞如何,刘表的从事中郎南阳韩嵩的行为怎么样,这其中都透露出对官渡之战时曹操的看好。关中诸将可是只看真刀真枪的实力派,而刘表也非庸主,他们及他们身边人的判断,岂不是印证贾诩劝降张绣的真实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