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翻译

最早听说扬州,是在李白的诗中,“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柳烟漫漫,琼花盘盘。都说诗能醉人,小时候幻想中的扬州城,是一个美丽,出尘,处处充满着诗意的地方。杜牧说:“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徐凝说:“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十里春风,二分明月,一片荠麦青青的淮左名都;那瘦西湖畔的二十四桥边,年年开放的红色芍药,也如有了灵性一般,等待着那个让它们怒放的人。

雪后的瘦西湖

2007年,满怀期待的我,来到了这座小小的城市读书,四年间,我逛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也有机会,领略到了这座城市四季变换间的风情。春天里满城开放的琼花,夏天里田田的莲叶铺满了整个荷花池,瘦西湖公园里的芍药也开始怒放,秋天里,平山堂与大明寺里面的红枫如火焰般绚烂,冬季里的蜀冈,薄雪下,早已光秃秃的枝丫与嶙峋的太湖石,在寒风中独立,萧索,寂寥……

绿柳扶风的瘦西湖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翻译  第1张

我在这座城市里,学会了世故,也知晓了人情冷暖,领悟了世风日下,人心易变。在盐阜路上的个园里,每处堂屋的香案上,都摆着一只花瓶,一面照不出人影的镜子,平静的寓意,使我了解,不论阶层,都讲究平和安宁之下,波澜暗藏。大明寺禅钟惶惶,鉴真大师东渡旧事,谁都有要去完成的使命,成败无悔。高旻寺里,我和同伴们学会了礼敬三宝,之一次听说:“此心歇处即菩提“的道理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翻译  第2张

荷花池

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数年间上下求索,物喜己悲,种种皆不能免,起早贪黑,节假日也奔波于外。疲于奔命却不自知,满眼只剩阿堵物,所幸,天可怜见,一次误诊,敲响警钟,虽然虚惊一场,然后怕之下,心态日趋焦虑,几有惶惶不可终日之态。

鱼衔荷花 好运连连

见我状态不佳,一日休沐,吾妻引我去往扬州,站在荷花池边,望着才露尖尖角的河池,我若有所悟,到了当天下午,在个园里,看到了板桥先生手书的那幅对联:“咬定几句有用书,可望饮食;养成数竿新生竹,直似儿孙。” 此联如当头棒喝,彻底驱散了我心头的阴霾。

个园汉学堂中堂

那年秋天,同舍好友扬州小聚,巧遇大学时的恩师于、蒋两位先生,再次得以聆听先生的教诲,受益良多,后面数年,心态更加平和,不再刻意追逐,闲暇时间,更喜欢养花种草,读书喝茶,行事上奉行“再三需慎意,之一莫欺心。”随性懒散几年,也交到了更多的朋友。

此后,我一直将扬州视作我的福地,一年总要有几次回到扬州。有时间便小住几日,没时间便当天来回,我不再刻意联系以前的旧相识,每个人都耽于自己的俗事,不见得能有时间陪伴我这个俗人,若能偶遇更好,一切随缘。能在运河边的长椅上,小坐一会,吹一吹风,对我来说,便是莫大的享受,如果能有时间早茶享用下烫干丝,大汤包,正餐尝一尝三头宴,晚上再来个“水包皮”;那就再好不过了。

高旻寺

“歇即菩提“ ,那年高旻寺读到的禅语,我用了十一年才读懂、放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