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盖天地之中的盖翻译

《山海经》

《山海经•海内经》载:“有九丘,以水絡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參衛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  有木,青葉紫莖,玄華黃實,名曰建木,百仞無枝,(上)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實如麻,其葉如芒,大暤爰過,黃帝所為。”  《山海经•海内南经》:“窫窳龍首,居弱水中,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其狀如龍首,食人。  有木,其狀如牛,引之有皮,若纓、黃蛇。其葉如羅,其實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在窫窳西弱水上。  氐人國在建木西,其為人人面而魚身,無足。”  “建木”是个什么东东?  一种树木还是一个地名?  好像是,也好像不是。或许是某地与某树有关的某种特殊“构造”,否则凭什么说:“大暤爰過,黃帝所為”?!  《吕氏春秋•有始》:“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淮南子•墬形训》: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  《山海经》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  唐.卢照邻《病梨树赋》:“建木耸灵丘之上,蟠桃生巨海之侧。”  吕不韦、郭璞尽管地理认知有误,但还算务实的学问家;淮南王、卢照邻则落入俗套,淌漾在浪漫神话仙境里,无以自拔。  《山海经》是一部严肃的上古大百科全书,那种指认“建木为人皇登天之梯”的神话,不在今天的讨论范畴。

“建木”到底是个什么,容我们暂且放下,先来看看文明是什么?

文明的界定  西方史学家,公推“城郭、文字、青铜、神庙”,作为区隔人类社会,文明与野蛮的四项标准。  有问题吗?  有,而且问题很大!  这四项标准的提出,源于早期西方学者狭隘的视角和贫乏的考古信息。当源起于BC3000多年前的两河、尼罗河古迹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世人被其高大的城郭、恢宏的神庙、精美的壁画、耀眼的青铜器和天书般的象形文字着实震撼到了,惊叹之余,再环顾一下四周,匆忙就给“文明”作下了定义。

岂知,后来发掘的淮河、黄河、长江流域的众多古迹,比如贾湖、高庙、陶寺、姜寨、石卯、三星堆等等,其年代更早,玉器、陶器更精美,除文字符号外,更展示了完善的农耕畜牧文明,甚至已经创造了天文历法。  我们知道,农耕、畜牧以及相应的天文历法,是人类社会赖以发展的基础。这些壮举,解决了人类自诞生以来,数十万年饱受的食物短缺之苦;增进了人类子嗣的繁衍能力;也有了充足的精力,从事更高层次的精神、文化建设。城郭、青铜与之相比,不在一个水平。用多么高尚、美好的辞藻形容它们,都不为过。

如果严格遵从西方史学家关于文明的界定,早期出现的玉器、陶器、农耕、畜牧与天文历法,尤其后四类对人类社会发展至关重要的元素,只能归于野蛮人的文化元素。这种悖论,即不科学,也不严谨,明显违背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事实。  文明,应该是社会文化的升华,更多是精神层面的。物质只是精神的产物。因此,醒悟后的国内学者提出如下共识:“国家 *** (帝王)、文书记录(图文徽章)、礼仪规范(礼制玉器)、历法或法规。这或许是更好地适应世界各地的文明形成标准。”

认真研究过古身毒河哈拉帕遗存就会明白,该文明直至毁灭,仍然没有严重的阶级分化。他们只有聚落,没有城郭;只有民宅,没有宫殿;只有分工,没有奴役。国家政治上,施行广泛的民主集中制,唯才是举;社会治理上,实行个人道德教化,宗教自律。尽管他们有青铜、文字,但没有城郭,按西方严格的文明定义,哈拉帕进不了文明圈子。

燧人氏

再比如,1.5万年前,燧人氏根据“四时八气”与季风的相关性,创立了“八卦风历”;1.4万年前,弇兹氏根据“众星拱极、天道左旋”与地球自转公转周期的关联,创立了“斗极天象历”;1.2万年前,羲和氏根据日影长短两极与地球公转周期的关联,创立了“十日历”(阳历);8千年前,常羲氏根据朔望月与地球公转周期的关联,创立了“十二月历”(阴历)。  再比如,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7千年前)、湖南澧县梦溪乡八十垲遗址(8千年前)、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1.5万年前)发现的水稻栽培证据。

人类社会由原始采摘、狩猎的自然模式,进入更高级的农耕、游牧的智慧生产模式,由此促进了人口迅猛增长、推动了社会前行的速度。谁说这是野蛮?  在圣经出现的时代,世界上许多部族还在兄妹不分、长幼 *** 的时候,华夏先民早在1.5万年前,就开始以图腾区分族群,实行族外婚姻制度。谁说“图腾先祖崇拜”的宗教信仰不是文明?  农耕、游牧背后隐含的复杂天文历法等支撑体系,谁又敢说这只是文化而不是文明?

我们是时候打破西方史学界关于文明界定的藩篱了。他们界定的文明,只是阶级文明。一个“城郭”的必要条件,就将原始公社文明全盘否定了。  实际上,文明只有阶段性,而不是只有阶级性。  我们应该重新界定有关文明的定义,不能只将农耕、游牧、天文、原始宗教、原始民主集中制,简单地看作文化元素,应将这种改变人类生存模式、推进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大成果,纳入人类文明史的范畴。

那么“建木”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吕氏春秋•有始》:“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淮南子•墬形训》: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  《山海经》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  唐 卢照邻《病梨树赋》:“建木耸灵丘之上,蟠桃生巨海之侧。”

此盖天地之中的盖翻译  第1张

以上均为《山海经》成书后,两、三千年后的论述,这些先哲们对“建木”的认知并不全面。  建木,首先是木。  但由于其构型特殊,又不同于一般的木。因而又被用作某种“构造”的材料。  这种“构造”太过著名,因而矗立过它的地方又被以“建木”命名。  因此,《山海经》的建木,本身具有木、构造、地域三种含义。依语境不同,分别呈现相关意涵。

再说建木是一种什么木。  建木就是西南地区,至今仍多有生长的棕树,文人典籍则称之为棕榈,与东南亚分布的圆叶蒲葵外形十分类似。

  棕树:(学名,Trachycarpus fortunei),棕榈目,山棕科,棕榈属,棕榈种。常绿乔木,高3-15米。茎圆柱形,直立,不分枝,有环纹节,节上残存有不易脱落的叶鞘,即老叶柄基部和密集的网状纤维包裹, *** 树干直径10-15厘米,甚至更粗;叶丛生于茎顶,向外开展,扇形或圆扇形,直径50-70厘米,掌状深裂,裂片条形多数,坚硬,顶端2浅裂,不下垂,有多数纤细的纵脉纹,叶柄坚硬,叶柄长75-80厘米或甚至更长,基部有叶鞘,裂成纤维状的包毛;肉穗花序排列成腋生圆锥花序,花小,淡黄色,单性或杂性,雌雄异株或同株,佛焰苞多枚,革质,有锈色茸毛,花萼与花冠均3裂;核果卵形或近肾形,蓝黑色,种子1粒,灰蓝色;花期5-6月,果期7-9月。  主要分布在我国长江以南,海拔上限为2千米左右,云南、四川、贵州、湖南、江西、福建、广东、广西等温湿地区均有生长。

我们可以将棕树与《山海经•海内经》和《山海经•海内南经》有关建木的描述做一番对照,见下图。  在《山海经》描述建木的全部特征中,除“其状如牛”条相关性较为牵强、果实花朵颜色条互调外,其余特征条目均可在棕树身上一一对应。

棕树与《山海经》建木特征对照图

此盖天地之中的盖翻译  第2张

棕树

“建木”,自从“大暤爰過”,棕树便与华夏族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人们借棕树抒 *** 感;采花苞解馋开胃;摘棕叶、棕籽治疗疾病;取综丝搓制绳索,编织网罟、地毯;用棕片 *** 草鞋、扫帚、锅盖、蓑衣、床垫。棕树的每一个组成部分,视乎都浸润到华夏族群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华夏棕榈情  棕树,“孤高出群,中立不倚,外无附枝,苦身克己,用不失职”,大有华夏族人崇尚的君子之风。  清代文人李渔在其所著的《闲情偶寄》中就特别指出:“树直上而无枝者,棕榈是也。予不奇其无枝,奇其无枝而能有叶。植于众芳之中,而下不侵其地,上不蔽其天者,此木是也。较之芭蕉,大有克己妨人之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