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书李澄传翻译

接上期《卢杞罢相和六祖故里的关系》

卢杞下台是唐德宗执政生涯中的极为重要的一件事,这是德宗改变根本政治路线的一个转折点。当然,也是自逃难到奉天之后整个政局和战局的一个转折点。朱泚围攻奉天,浑瑊等朔方军部分关中派血战保住了德宗,之后,李怀光礼泉彻底解了朱泚的奉天之围,之后由于对卢杞的攻击,整个军事进展就处在停滞之中了。按道理当然是应该迅速围攻长安才是。在李怀光以顿兵长安而不攻的要挟下,唐德宗只能忍痛牺牲卢杞。这样,朝廷和朱泚的叛军之间就有个短暂的休兵阶段。这对于缺少军需的朝廷方面当然是最为不利的。因此,在卢杞罢相后,朝局和军情整个进入了一个重大的调动和调整的阶段。这个阶段开启了,奉天之难的后半个阶段,即唐军总体开始反攻的阶段。但是这个阶段,是唐军进攻朱泚和河北藩镇大体归唐共同进行的,而河北藩镇内部又产生了以朱滔为一方的内讧,南边的李希烈则持续进攻这样一个在某种程度上更为混乱的局面。因为这里面又加上了李怀光很快就公开叛唐和朱泚联手这样一个更为糟糕的局面。不过最后总算有惊无险度过了。从混乱的角度上,奉天之难后半部分比之前自四镇之乱开始的一系列阶段都乱。乱就乱在敌我关系发生混淆,敌我关系处在不停的变化之中,今天的敌人,明天就是敌人,而今天的敌人,明天就是朋友,还有的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的情况。各种政治势力、各种政治立场在这里如乱麻一般交织在一起。

卢杞罢相后的之一个大动作,就是以翰林学士、祠部员外郎陆贽为考功郎中,金部员外郎吴通微为职方郎中。一罢,一升,朝局变动是格外明显的。陆贽这个人是很虚伪的,赶忙上奏辞官说:初到奉天,扈从将吏,例加两阶,今翰林独迁官。正常是处罚,就该从贵近之臣开始而后再处罚地位卑下,距离帝王关系疏远的人,这样,他们就不敢犯错;行赏就该先给那些地位卑下、与帝王疏远的人,则功绩赏赐就会不遗漏每一个应得的人,从而起到奖赏激励的作用。胡三省注释说,唐自至德——唐肃宗年号——之后,勋阶轻而职事官重。勋阶又称勋官,通称获有勋阶的品官。勋阶为荣誉称号的等级。职事官是有具体职掌的,如中枢三省之官、九寺之官等为在京“职事官”。州县官、关津官等为外“职事官”。阶官又称“散官”,分为文散官与武散官两大类,各有不同品级名号,如文散官之一级为“开府仪同三司”,第二级为“特进”;武散官之一级为“辅国大将军”,第二级为“镇军大将军”等。每一官员均有散官之品级及职事官之官位,在一个官身上,职事官与散官的级别有相应者,也有不相应者(如散官为正三品,职事官亦正三品者为相应)。另外,散官系按资历升级,职事官则由君主任命。所以这里等于说是独给陆贽升高,这个老家伙感觉面子上有些羞涩,难为情。其实这是他故作多情,之前的萧复、刘从一已经提拔为相了。他根本轮不到“单独升官”这样的地位。之前浑瑊带军大战奉天,必然有很多人得到了奖赏。这里足见陆贽的虚伪而已,无外乎是想跟皇帝说该如何奖赏和处罚,将皇帝当作没文化的来培训班学习企业管理诀窍的小老板了。这点小把戏,在德宗面前不是一看就穿吗?德宗不免在心里轻蔑地哼几声,骂声这老滑头,遂下旨,不许辞官。你陆贽不就是又想当官,又要这个不想当官的面子嘛?朕,给你!顺水人情而已!

果然,陆贽心情大好!立刻开动工作。

首先给德宗提的重大建议就是在河北藩镇的前线的重要的唐军都回来了。就得赶尽拉拢示好这些藩镇反王们!否则他们从后面兜底和前面的朱泚联手,大唐江山岂非危矣!

其实德宗何尝不知道这些?不过是在没有将卢杞赶下台之前,陆贽这些人不给自己玩活!所以,卢杞下台,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举措。卢杞为唐德宗最后取得最终胜利作出了巨大牺牲。河北藩镇归唐从而瓦解他们的联盟,其实从卢杞这里来的。当年晁错被冤杀,最终七国依然起兵反汉,可是卢杞这里下台,对唐朝的局势却具有重大扭转作用。

德宗首先派人赦免田悦、王武俊、李纳的反乱之罪,而且赐给他们高官厚禄。这招很管用,这些内部本来就不齐心的藩镇们立刻就同意了。这就解决了唐军腹背受敌的问题,可以集中力量应对关中的叛乱。只是,这三位还在面上只是私下秘密答应德宗特使的,而不敢在面上断绝和朱滔的关系,所以表面上还是称王的。朱滔冀王,田悦魏王,王武俊赵王,李纳齐王。但是这已经解决了德宗的大问题了。

此时,由于朱泚在关中战局不顺,朱滔的幽州兵南下会兵洛阳地战略就显得更加重要。因此,朱滔再积极地准备南下。他首先找的是田悦,因为南下洛阳,必须经过今天的邯郸地区。朱滔派遣自己的虎牙将军王郅来游说田悦。

王郅:“当初,八郎(田悦的小名)你有危难,我们和赵王王武俊全力来救,最后解你魏州之围,当今朱滔的哥哥朱泚在关中称帝,朱滔方面要联合回纥一起去关中支援,希望你一起和我们前去。”大意就是如此。

其实,这里最重要的信息并非是叫田悦和他一起出兵,而是他背后有回纥兵支持。而当年平定安史之乱用的就是回纥兵。四镇之乱,唐军之所以可以在河北和藩镇们开战,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回纥支持唐德宗。之所以此时回纥不支持德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今天呼和浩特地区的振武军首领张晟光站到了朱泚的一面了。之前,这里切断了幽州和回纥的外交联系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回纥支持幽州,这样就极大增加了幽州的力量了。

田悦本来不想去,可是暂时也没有什么借口,就先答应了。这种勉为其难的样子,估计王郅回去就报给了朱滔。朱滔又派了手下的内史舍人李琯再次见田悦来游说,看看他能否最终下定决心。这个内史舍人是朱滔自己设的职务,类似朝廷的中书舍人。隋唐时,中书舍人在中书省掌制诰。隋炀帝时曾改称内书舍人,武则天时称凤阁舍人。简称舍人。掌起草诏令、侍从、宣旨、劳问、接纳上奏文表,兼管中书省事务。《新唐书.百官志二》:中书舍人六人,正五品上。掌侍进奏,参议表章。武则天时称凤阁舍人。简称舍人。凡诏旨制敕、玺书册命,皆起草进画。可见,这是朱滔的近臣心腹,是贴身秘书一级的人。派他来就是要最终确认田悦的态度。其实这种屡次派人来谈的情况本身说明,河北藩镇之间的裂痕就很大了。四镇之乱的时候心可是很齐的。

李琯来当然是有施加压力的意思。田悦不能立刻决定,私下秘密与手下人扈崿、已经司武侍郎许士则商量该怎么办。这个司武侍郎许士则是个很有见解的人,对田悦说:“朱滔当年给安禄山手下大将李怀仙当牙将,和其兄朱泚及朱希彩共谋杀李怀仙而立朱希彩为头领,朱希彩对这哥两是非常的信任喜欢的。可是不久,朱滔又与判官李子瑗等人谋杀朱希彩而立朱泚为头领。但是到此并没有完全结束,之后朱滔劝朱泚入朝支援朝廷在关中防御吐蕃,自己为留后,这实际上就是把幽州的实权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了。当朱泚到了关中之后,朱滔就将同谋有功的李子瑗给杀了,连带杀了二十多人。清除朱泚在幽州的老人。今天又与朱泚东西呼应,这不就是典型的翻云覆雨的那种人吗?而且从开始,朱滔屡次在后面支持叛乱,最终把自己一点点推到前台。这是何等的心机?如此城府之深的人不好共事啊!照此卡,如果朱滔得志,那么他连他哥哥朱泚都容不下的,何况作为同盟的我们呢?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啊!现在他带的幽州兵和回纥兵就在郊外驻扎,如果你去城外迎接他,他顺势把你扣下,借机吞并我们,带着我们的兵马而后南渡黄河,西赴关中,相应朱泚,如此强大势力,天下谁能当之?必然最后做了人家朱家天下的嫁衣裳啊。到那会可就悔之无及了。为大王考虑,莫如表面答应,但实际上我们必须加强防备,对他到来的军队厚加犒赏,这是不让他挑毛病,减轻对方的敌视心理,等他到来之后,再找个借口不出兵就是了。同时派遣兵将对他们进行盯梢跟踪进行防范。如此外不失报德之名,而内无仓猝之忧也。”他的这段话其实讲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自安禄山之后幽州节度使的传承。从而看出朱滔这个人狼子野心,不值得共事。此外,就是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应对方案。他的这些话是有大环境的,就是一旦支持朱滔,就可能让魏博节度使这里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因为一旦支持朱滔,朱滔外有回纥,内有他魏博劲旅,朱滔将会无敌于天下。到头来准没有自己的好下场啊!兔死狐悲的道理还是很清楚的。那位扈崿也赞同。这样,田悦这边的计谋方针就定下来了。

除了田悦这边,重头戏之一的王武俊那边也有动作了。王武俊听说朱滔派人来游说田悦,深怕他答应朱滔合兵去洛阳,赶忙派人来对他游说:“我当初是因为朝廷没有答应我在诛杀李惟臣之后给我的成德节度使的职务,宰相们处置失当,再加上当时你被朝廷军队围困,我才和朱滔一起反唐来救你的。”这就是说他起兵反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有接着说:“现在关中的天子处在危难中,对我这代罪之身、反叛之臣报之以德,我们为什么不悔过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归唐呢?放着九朝天子不拜,难道我们要拜朱滔这个土包子吗?”王武俊这个话说得是非常精于世故的。此时天子正处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过去投降,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天子大兵压境,我们就不值钱了。田悦那里商量的是朱滔的不可靠,而此处,王武俊讨论的是归唐可以利益更大化。这等于两边都占齐了。接着王武俊的特使又说:当初我们几家称王的时候,朱滔对我们虽然是并列为王,其实对我们已经是轻视的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当初四镇之乱,只有朱滔的势力没有受到损失,而且战争没有在他的地盘上开打,所以他没有受到损失,加上他属于最后才参战,所以,到称王的时候力量自然是更大,自然瞧不上那几位了。这位接着说:“何况使他南下汴州与李希烈结盟而后西去洛阳接应朱泚,势力自然坐大,到那时候,我们就都得被他吃了。”在这里王武俊点出了朱滔还要南下和李希烈会兵的战略意图。这当然也是另外的帮住朱滔一股势力。李希烈是正在魏博节度使的南边,只是目前还没有合龙到一起而已中间隔着李勉在汴州。这对魏博节度使的田悦都是不利的消息。因此,田悦是不能跟朱滔一起的。这位特使又提出了王武俊方面的建议,王武俊的思路是让田悦和朱滔这边先对付着,他在后面找准了朱滔的空当,连接朝廷的昭义节度使李抱真的军队从后面攻打朱滔,让他腹背受敌,大体可以击灭他,然后一起瓜分河北,再归顺唐王朝,手握雄兵,不是很好的吗?这等于定了反朱滔的秘策了。明确各告诉了田悦,他已经开始打算联系朝廷的军队了,这是有外援的意思。只有如此,反朱滔才不至于掉沟里。你那头没有搭好,这头就脱勾了,半间不架,两头不讨好,最后岂非把自己玩里面去?要炒掉现老板,得先找得下家啊。王武俊就是这意思。从这里,看得出王武俊比田悦更稳重,思虑更为周密。话不是很多,但是都靠谱。这样,田悦就和王武俊达成了秘密联盟。然后田悦就答复朱滔方面:“我跟你一起行动,一切如之前安排。”

新唐书李澄传翻译  第1张

朱滔得到最终的答案,才启动大兵南下。他自己带着范阳骑兵五万,还有私从者万余人,这都是去发战争财的。回纥兵三千人,从河间动身,加上辎重车,首尾四十里。好不气派!

朱滔南下的同时,河南的李希烈也开始向北方发动攻击李勉,打通和魏博之间的通道,好和朱滔合兵。

李希烈攻打里面于汴州,驱赶老百姓运土木,筑垒道,以攻城。垒,古代军中作防守用的墙壁。这垒道可能是李希烈自己大营的壁垒,防止李勉军队冲击,也可能是用矮墙全面将汴州围起来,总之工程量不小,短时间内难以修好,李希烈气急败坏就将那些修壁垒的人给扔到石墙之中填馅了,称之为“湿薪”,足见其残暴。总之,李希烈攻打汴州甚急,李勉坚守了几个月都没有得到援军——没有援军了,援军都救皇上去了。只好放弃汴州,带着数万人马投奔宋州,治所在宋城县(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李希烈遂下大梁,就是开封。接着靠在附近的滑州刺史李澄也投降了。

这下军事局势一下变得非常严峻了。不仅李希烈很可能会和北方的朱滔合兵形成巨大的势力,而且还可以切断隋唐大运河的从开封到扬州的河段,并且直接威胁到淮河流域。这就是要动唐王朝的大后方了。事实上下面的形势比想象得还糟糕。

新唐书李澄传翻译  第2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