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物者与物无际翻译

《庄子》奥秘:探究“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之风尚, 彰显“游于无有”之无穷价值,领悟“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精神逍遥,体验“与造物者游”的心驰神往。

《红楼梦》有一对习语:“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里的意旨,实是在揭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一个道理。

在《庄子》中,“机关算尽太聪明”,实是人生的小聪明或“小知”;深谋远虑的“豁达开明”,方是真正的大聪明或“大知”。

物物者与物无际翻译  第1张

在中国古代的优秀文化结晶中,有一个鲜明的思想特色,那就是知与德的统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知识与价值的统一。知以德为旨归,德以知为前提。

这一思维和文化特色,在《庄子》中体现得更加明显。豁达开明的“大知”,乃是人生道德自得而获得精神逍遥的前提和关键。

在《庄子》看来,我们的心地狭隘和精神局促,根本的缘由就是落入了“小知”或小聪明的“牢笼”。这个“牢笼”十分坚固,砸碎之就要有“醍醐灌顶”的灵魂革命。

固蔽之“小知”或小聪明,让我们看问题变得固执而自以为是,让我们的心性变得狭隘而自私自利,让我们的生活丧失了精神自得和心灵自由。

犹如“小年不及大年”,人生是“小知不及大知”。

在《庄子》中,“小知不及大知”的价值观,是与“小年不及大年”的论说相提并论的。藉由“小年不及大年”浅显易懂的道理,以揭示“小知”之固蔽,“大知”之开明。

“小知”之固蔽,就若“小年”的自限,也可说是“画地为牢”。“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逍遥游》)固执而自以为是者,就若此一样自固自蔽。

“大知”之开明,就若见有“大年”一样的大观。“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知此“大年”,则知彭祖之寿不也为小?若仍固蔽认为其久,不亦是人性之悲哀?

在大小之辩上,《庄子》又有“大知闲闲,小知间间”(《齐物论》)的观点。“闲闲”者,宽大之性;“间间”者,分析之察。人因固执一端,执迷定有,分别取舍,而便丧失了大全和一体豁达之知。

既然“小知不及大知”,就要舍弃认知的迷执和定执,达致“去小知而大知明”(《外物》)。认识的迷执已去,就能复归大知之开明,亦即是回归“天籁”的思维。

与“地籁则众窍是已,人籁则比竹是已”不同,“天籁”之价值内涵,乃是“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众窍”和“比竹”是分别而有待的认知,而“天籁”方是一体而无待的达观。

抛弃固蔽的“小知”,首先在于舍弃小我,而复归于“天籁”的大我。在“天籁”中,既能舍弃小我,就可在“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的“咸其自取”中,无不自得。

这一思维的奥妙意旨,体现在豁然开朗的达观上,就是因物以观物,在通观万物中实现观天下的达观。我们既在就事物自身来客观地进行认知,又在天下一体的联系中通观之。

固蔽之“小知”,令人执迷而不知反,顽固不化。

抛弃固蔽之“小知”,先要知其“小知”为何。揭示“小知”之固执自蔽,乃是复归“大知”的前提和修为工夫。知“小知”为有待之知,方能知“大知”的无待性。

在揭示“小知”的有待性上,《庄子》先以“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的自视者为例。此之自视,不过是小察的自知一方,亦即是“得一察焉以自好”(《天下》)的思维固执。

这类固执之人的认知,就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而不能“相通”,犹若百家众技皆有“所长”而“时有所用”。以其固执一是而“不该不遍”,无以明通而一,故必是“小知”的“一曲之士”。

对于“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之人来说,虽能不固执是非而不自以为是,然仍不能达致无所不是的因明。

物物者与物无际翻译  第2张

就列子的“御风而行”而言,虽为“泠然善”而“免乎行”,然是“犹有所待者”。犹如有待之善非为至善一样,无待之知方为“大知”。

在《庄子》看来,“小知”者,以其“不离苞苴竿牍,敝精神乎蹇浅”(《列御寇》)的迷执小察,固是“迷惑于宇宙,形累不知太初”。既是“知在毫毛”,就必是“不知大宁”。

人生的觉识,因迷于执小,则不知宇宙之大;因累于形有,则不知太初之无。固蔽之“小知”,以其固执、自蔽的至小而欲求穷至大之域,必是“迷乱而不能自得”的悲哀。

无偏执之“大知”,让人豁达开明,而不知其所穷。

《庄子》豁达开明的“大知”,实是无待之知,亦即是对无穷的认知。无穷之知,知其无穷,方是“大知”。基于无待之知,方有“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逍遥游》)的人生境界。

计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养生主》)自以为知,就不知有无涯之知。

在《庄子》看来,“大知”者,以其“知量无穷”(《秋水》),故能在“观于远近”上,坚持“小而不寡,大而不多”。知其无穷,方能齐万物,小物之所小,而大其所大。

海者不可为量数,然未尝自多,乃在于真知大。“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开明的清醒者,知己在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知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似礨空之在大泽,知中国之在海内似稊米之在太仓。

开明的“大知”,清醒地觉知天下本是往来一体而循环无端的,“吾往来焉而不知其所终”(《知北游》),亦即是“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穷”的知于无穷。

豁达的“大知”者,觉悟而知“物物者与物无际”,故能有“不际之际,际之不际”的道观。站在“以道观之”的立场,就能齐万物而不贵此贱彼,不自是而非人,做到“知通为一”(《齐物论》)。

我们在“知通为一”的“大知”中,既摒弃分别之察的顾此失彼,又抛弃了自以为是的各执一是,就可从容达致“以道泛观而万物之应备”(《天地》)的无所不知,知无不宜。

概言《庄子》的人生觉醒和豁达开明,乃是藉由“小知不及大知”的辨析,进而提出“去小知而大知明”的修为工夫,宗旨乃是复归于豁达开明的“大知”,最终达致“游于无穷”的人生价值体验和精神逍遥。

非豁达开明的“大知”,则无以破除迷惑的偏执,舍弃小聪明的机关算尽,无以齐万物而通达万物一体之性;

非豁达开明的“大知”,则无以摒弃自是的自蔽,舍弃自以为聪明的傲视,无以齐是非而通达是是非非之明。

你一旦觉醒而豁达开明,拥有大智慧、大聪明,则人生将是别开天地,另有乾坤。

中华文明五千年,历经沧桑而绵延不绝,已充分证明中华传统文化的顽强生命力,和迎接各种挑战的开拓能力。这一文化内涵,既本自“学·思·观”的探求真理而来,又呈现着“学·思·观”的理性自觉和开放思维。让我们齐心协力地一道投入“文化自信”的时代洪流之中,为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冷静的思考,清醒的应对,果敢的斗争,无愧的付出。坚信“文化自信”,践行“文化自信”,中华民族一定能够实现伟大复兴。

欢迎评论交流探讨。文中图片来自 *** ,感谢版权原作者。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