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与义雨中赏析北客霜侵鬓翻译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今陕西西安),自曾祖陈希亮从眉州迁居洛阳,故为洛(今河南洛阳)人。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诗尊杜甫,前期清新明快,后期雄浑沉郁;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豪放处尤近于苏轼,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陈与义律诗30首

年华

去国频更岁,为官不救贫。春生残雪外,酒尽落梅时。白日山川映,青天草木宜。年华不负客,一一入吾师。

潇潇十日雨,稳送祝融归。燕子经年梦,梧桐昨暮非。一凉恩到骨,四壁事多违。衮衮繁华地,西风吹客衣。

道中寒食二首(选一)

斗粟淹吾驾,浮云笑此生。有诗酬岁月,无梦到功名。客里逢归雁,愁边有乱莺。杨花不解事,更作倚风轻。

放慵

暖日薰杨柳,浓春醉海棠。放慵真有味,应俗苦相妨。宦拙从人笑,交疏得自藏。云移稳扶杖,燕坐独焚香。

试院书怀

细读平安字,愁边失岁华。疏疏一帘雨,淡淡满枝花。投老诗成癖,经春梦到家。茫然十年事,倚杖数栖鸦。

寒食

草草随时事,萧萧傍水门。浓阴花照野,寒食柳围村。客袂空佳节,莺声忽故园。不知何处笛,吹恨满清樽。

沙岸残春雨,茅檐古镇官。一时花带泪,万里客凭栏。日晚蔷薇重,楼高燕子寒。惜无陶谢手,尽力破忧端。

纵步至董氏园亭三首(选一)

池光修竹里,筇杖季春头。客子愁无奈,桃花笑不休。百年今日胜,万里此生浮。莽莽遵前事,题诗记独游。

春雨

花尽春犹冷,羁心只自惊。孤莺啼永昼,细雨湿高城。扰扰成何事,悠悠送此生。蛛丝闪夕霁,随处有诗情。

忽忽忘年老,悠悠负日长。小诗妨学道,微雨好烧香。檐鹊移时立,庭梧满意凉。此身南复北,仿佛是他乡。

别孙信道

万里鸥仍去,千年鹤未归。极知身有几,不奈世相违。岁暮蒹葭响,天长鸿雁微。如君那可别,老泪欲沾衣。

适远

处处非吾土,年年备虏兵。何妨更适远,未免一伤情。石岸烟添色,风滩暮有声。平生五字律,头白不贪名。

金潭道中

晴路篮舆稳,举头闲望赊。前冈春泱漭,后岭雪槎牙。海内兵犹壮,村边岁自华。客行惊节序,回眼送桃花。

过孔雀滩赠周静之

海内无坚垒,天涯有旧亲。不辞供笑语,未惯得殷勤。舟楫深宜客,溪山各放春。高眠过滩浪,已寄百年身。

晚步

田亩意不释,出门聊散忧。雨余山欲近,春半水争流。众籁夕还作,孤怀行转幽。溪西篁竹乱,微径杂归牛。

除夜

畴昔追欢事,如今病不能。等闲生白发,耐久是青灯。海内春还满,江南砚不冰。题诗饯残岁,钟鼓报晨兴。

雨中

北客霜侵鬓,南州雨送年。未闻兵革定,从使岁时迁。古泽生春霭,高空落暮鸢。山川含万古,郁郁在樽前。

次韵答张迪功坐上见贻张将赴南都任二首(选一)

千首能轻万户侯,诵君佳句解人忧。梦阑尘里功名晚,笑罢樽前岁月流。世事无穷悲客子,梅花欲动忆吾州。明朝又作河梁别,莫负平生马少游。

次韵乐文卿北园

故园归计堕虚空,啼鸟惊心处处同。四壁一身长客梦,百忧双鬓更春风。梅花不是人间白,日色争如酒面红。且复高吟置余事,此生能费几诗筒。

雨晴

天缺西南江面清,纤云不动小滩横。墙头语鹊衣犹湿,楼外残雷气未平。尽取微凉供稳睡,急搜奇句报新晴。今宵绝胜无人共,卧看星河尽意明。

晚步顺阳门外

六尺枯藜了此生,顺阳门外看新晴。树连翠篠围春昼,水泛青天入古城。梦里偶来那计日,人间多事更闻兵。只应千载溪桥路,欠我媻姗勃窣行。

秋日客思

南北东西俱我乡,聊从地主借绳床。诸公共得何侯力,远客新抄陆氏方。老去事多藜杖在,夜来秋到叶声长。蓬莱可托无因至,试觅人间千仞岗。

舟次高舍书事

涨水东流满眼黄,泊舟高舍更情伤。一川木叶明秋序,两岸人家共夕阳。乱后江山元历历,世间歧路极茫茫。遥指长沙非谪去,古今出处两凄凉。

登岳阳楼二首(选一)

洞庭之东江水西,帘旌不动夕阳迟。登临吴蜀横分地,徙倚湖山欲暮时。万里来游还望远,三年多难更凭危。白头吊古风霜里,老木沧波无限悲。

巴丘书事

三分书里识巴丘,临老避胡初一游。晚木声酣洞庭野,晴天影抱岳阳楼。四年风露侵游子,十月江湖吐乱洲。未必上流须鲁肃,腐儒空白九分头。

陈与义雨中赏析北客霜侵鬓翻译  第1张

除夜二首(选一)

城中爆竹已残更,朔吹翻江意未平。多事鬓毛随节换,尽情灯火向人明。比量旧岁聊堪喜,流转殊方又可惊。明日岳阳楼上去,烟岛湖雾看春生。

春夜感怀寄席大光

管宁白帽且翩跹,孤鹤归期难计年。倚杖东南观百变,伤心云雾隔三川。江湖气动春还冷,鸿雁声回人不眠。苦忆西州老太守,何时相伴一灯前。

雨中对酒庭下海棠经雨不谢

巴陵二月客添衣,草草杯觞恨醉迟。燕子不禁连夜雨,海棠犹待老夫诗。天翻地覆伤春色,齿豁头童祝圣时。白竹篱前湖海阔,茫茫身世两堪悲。

陈与义雨中赏析北客霜侵鬓翻译  第2张

伤春

庙堂无策可平戎,坐使甘泉照夕烽。初怪上都闻战马,岂知穷海看飞龙。孤臣霜发三千丈,每岁烟花一万重。稍喜长沙向延阁,疲兵敢犯犬羊锋。

怀天经智老因访之

今年二月冻初融,睡起苕溪绿向东。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西菴禅伯还多病,北栅儒先只固穷。忽忆轻舟寻二子,纶巾鹤氅试春风。

本期选编|安全东

发表评论